skip to Main Content

沈阳春天,德州巴黎:《德州巴黎》(1)

◎黄小邪

看维姆·文德斯的《德州巴黎》时,刚来电影学院,一个人在黑黢黢的样片室里看录像带。

电影很长,节奏徐缓,画面美丽忧伤,据说是导演维姆·文德斯借以表达自己从在美国受到的精神创伤中解脱出来。那时于我,却是感动得塌糊涂的悲剧爱情,好像一把闲置已久积满灰尘的吉他,被人无意间一拨,琮然有声,经年尘埃簌簌飘落。

灰尘的吉他,被人无意那时大约在大学二年级,发初齐颈,刘海覆额,素面朝天且面上总绽开着没心没肺的笑,是属于白色棉布衬衫和淡蓝牛仔窄裙的芳华。爱情梦想来源已然模糊,只是记得曾为了乔冠华和章含之哭得目光呆滞。

还有爱情电影,从《罗马假日》看到《情书》和《甜蜜蜜》,开始宿命,觉得有个人在等你,于是练就火眼金睛,在茫茫人海里苦寻。

《德州巴黎》开头旷野里踽踽独行的男主角特拉维斯,寻找丢失的爱人和理想。“德克萨斯的巴黎”,德克萨斯一块贫瘠、荒凉的小地方,却是他生命的起点,也寄托过他最终破灭了的理想。那里有他梦想中的幸福温暖,他却无意间亲手毁了自己的梦想。那时候没有铺天盖地的网友和E-mail,写信还是种不赖的文学创作方式。恰好在校园小径上遇见一个人,瘦削挺拔,些许气度清雅的样子,后来知道属于最枯燥的理科系。死党说他像以前的一个守门员哥耶切亚,我认定他像当时我喜欢的上海申花队的祁宏(后来发掘自己心理,只是个借口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