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时光难留,淡了念想,负了年华

《时光念想》|文:点线面

「心灵依偎山一程,善良捧杯水一路」

/01/

黑夜连着白天,颠沛着秋月。

流走的时光里,风卷着残云,水汇成了海洋。顺着屋檐下的沟壑,流淌成写意的年轮。

年华在熟悉的城市里散步。不忙不慌,不急不慢。怀念着灯火阑珊,怀念着角角落落遗落的碎叶。

屋檐下新筑的燕巢,啼声中初雏的鸣脆,从新泥中飞扬了季节的春绿,送走了去年的一片薄雪。

在悄悄增加的一缕白发中,眉梢染成了两条苍白的云。

青青的石巷,连着岁月的尽头。

呼啸而过的寒风,冻僵了季节,风干了记忆。看见花开,想起了芳香了的无数漆黑的夜晚,屋脊上贴着星光的亮瓦。

想起花落,凋零了繁华落尽的娇艳,桥下流水的凄凉。

从巷子口走到深秋,雨雾湿眉,冷风扑面。一盏盏欲缀的黄灯,撕开水雾,闪现着弱弱的灯光。

青花撑开黑夜时,秋雨,街道,古桥,小镇,流水迷离朦胧一片。

秋雨阴冷,一夜冷过一夜。

木板屋的小窗,枕着夜色的晕染,传出声声苦苦的笛音。

一束灯光从窗缝里射出来,落在屋后的柳叶上,斑斑点点,连接着断断续续的曲调,飘落在水里。

一叶微舟,停在窗棂下、石岸边,正好接着了音符。于是,水里也续起了那首思念的歌。

浪起风涌,颠沛了横斜的诗行。曳的双桨中一面是混浊的流水,一面是心暖的热泪。

隔着的是前世字符写下的咒语,一条跨不过去的沟壑。

冷光,阴冷的照着窗棂,西下的碎云沉到了山背。她枕着我的手臂,流着泪。

月下,藏着一片黑影。一个个昨天的故事,一张张发黄的照片,从格栅的罅隙里飞到了树巅上,苍白的记忆中无法再回到深秋的夜晚。

苦涩泪湿了薄薄的纸背,收获着自己种下的果实。

/02/

落叶拼成破碎的心形,碾碎了念想的一句句誓言,慌话被秋风萧瑟成雨滴落在了无边的湖面上,沉入了深渊的湖底。

月清浅香,浸润了红尘凡云素颜的烟雨,随着半帘幽梦飘离而去。

执着了黄昏,念想了小巷的沧桑。落叶的忧伤,褪去的华丽,生息中抓住一笺刻骨风雨,一次又一次的追逐着梦的呢喃。

一道沟壑的细雨,绵绵着岁月中的生命,是不是还能回到相逢的荷塘月色里。

屋檐下的炊烟,田埂上的亲吻,一朵白莲唇红齿白的瞬间,树叶上写满了思念的笔画,字里行间染尽了三生三世的桂花香。

时光砚墨,念想执笔。秋风诠释着翻山越岭的远方,风雨承载了生命的厚重,把沧海变成了百花园。过往的恬淡中,打磨成最美的风景线。

心灵依偎山一程,善良捧杯水一路。一杯时光的念想中,红尘,沧桑,流年都淡泊着一轮轮白月光。

竹林深处的茅草屋,置案饮一杯清茶,看几页诗书,泼几笔浓墨淡彩。野道边,小路上,依树相拥,傍水亲吻。

秋风斜阳,窗口留下了岁月的诗雨。沿着秋风中的冬雪,淌着幽古的墨香,华丽中凝成一支焰火,绽放着人间四月天。

细数月光,行走诗行。青花中,一缕霓裳走来汉武的月光,流过秦宫的梵香,上下五千年,凝香了多少时光的念想……

作者

笔名:点线面,现居北京。喜欢用撇捺的文字,体验酸甜苦辣的人生。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