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素昧平生,欢喜流年

《与你素昧平生》|文:齊菲

「老爱出门远行,遥遥无归期」

/01/

与你素昧平生,也终下落不明,但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仿佛等待了千年万年,久久无法忘怀,足以一生回味。

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写信的陌生女人爱了收信的浪荡才子整整一生,而他始终没有想起她,没有,从来没有。

他没有认出从前那个十三孩子,没有认出那个懵懂少女,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当成了新欢,当成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直到最后收到她的来信,看到没有花的花瓶,他才百感交集,思念起那个看不见的女人,那个没有实体。

但却充满激情的女人,才意识到曾有一种不朽的爱情藏匿在他身旁。

大抵,爱情之于人的一生,都不是不可或缺的,唯有性欲才是与生俱来的。所以,甘愿对爱情俯首称臣的人,最终都遍体鳞伤。

故而有人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现实总是面目可憎,而回忆总过分美好。爱情是真真切切存在,只是它不在未来,不在现在,而是在曾经的某时某刻,爱炽热且滚烫。

回归到日常琐碎,日复一日的平淡中,爱的热情便被消耗殆尽,深情也终变成了无情。

所以,有了这样或那样的浪荡才子,老爱出门远行,遥遥无归期。

/02/

但同时,也这样的人,甘愿为爱奉献一生,总傻傻地等,傻傻地等,等着某人的召唤,随叫随到。

很卑微吧!但却无怨无悔,只因一瞬的相望,便欣喜于此,也沦陷于此。

谁知道,这样算不算是一种幸福?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吧!

只是,那得有多大的勇气,才敢爱一个人到海枯石烂,到矢志不渝的地步。

芸芸众生的我们,离开了爱情也照旧会好好活着,再无牵挂,反而更逍遥自在。

也可能是错过了最想爱的人,所以变得无所谓,纯粹消磨着光阴。

只是,我仍坚信,未来可期,人来人往中总有爱的花火。

无论是暗藏心间,还是大胆表露,凡有过交集的,就能分辨出欢喜或厌恶。

有的,需要相处很久很久,才能悟出一个人的心意;有的,就只需一个眼神,便能彼此心领神会。

不管是哪一种,但凡爱,但凡两个灵魂出现了碰撞和交融,哪怕无法相守终身,也定会是这辈子难得的知己。

我挺遗憾的,遗憾于与你只是匆匆一瞥,之后便再无任何牵连,没荣幸成为你生命里的重要角色。

但我会记得你,记得倒影在你瞳孔中,我惊喜的模样。

作者

笔名:齊菲,双子座,女。听过最多的评价是文静、爱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