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故乡即远方,远方即故乡

《南行记》|文:慕白

「河面未冻,流水悠悠」

/01/

夜色深沉,火车站的灯火却依然通明,翻修一新的灵丘站以崭新的姿态开始迎接出行的人们。

门前以及大厅里的灯笼,还残留着元宵节的欢乐,然而这残存的欢乐也即将被离别的哀伤覆盖,它们悬挂在人潮拥挤的候车大厅。

却显得空荡荡的。在大厅里遇见几个同行的朋友,却不在一个车厢,彼此都发出无奈的叹息。

开往运城的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广播里传出了检票的语音,人流向检票口用去,发出一阵喧闹声。

姐夫把我叫到身边,塞给我三百块钱,我还没来得及推辞,便在他的呼喊下加入了排队检票的队伍,他的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

在汹涌的人流里给我走下去的勇气。这次出门,已不像第一次那样不安,也没有多么的期待,反而多了一丝忧虑。

也许正是“了解得越多,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吧。

上了车,找到自己的靠窗座位,转头向外望去,却见到姐姐和姐夫已经越过了铁轨,跑到了火车的另一侧。

他们都笑着向我挥手,可姐姐的眼里似乎闪着泪花。手表的指针刚刚指到十点三十二分,列车就缓缓发动起来,匆匆挥了几下手。

他们的身影就连同车站的灯光,一起消失在视线里,转眼间,黑夜已经笼罩了大地,今天没有璀璨的星光,也没有皎洁的月光。

我不能向着夜空诉说我的愁思,我只能让暗夜吞噬我的淡淡的忧伤。

车子走了好久,我还是望着家乡的方向,因为下次再见到,已经是盛夏了。

/02/

终于,暗夜把灵丘的踪迹彻底地掩藏,我的视线也无法企及那个地方。

而车厢里的喧闹声渐渐沉寂下来,原本空荡的座位全部被占据,而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前往他乡求学的学子们,他们带着行李箱和大包小包。

这包里,既是衣服、书籍亦或是食物,也是每个父母对子女的爱,这份爱陪伴着每个外出的学子,就像空气一样萦绕在身边。

没有形状,却每时每刻都能真切的感受到;没有温度,却总是将心脏温热。

然而,行动是回报亲人挚爱永远的方式,我们的离开,是为了将来更好的相聚。努力,也只有努力,才配得上“爱”这个字。

到了忻州,夜更加深沉,车厢里的人们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不知为何,我却睡意全无,看着那一串已经过的和未经过的地名,不由得想起了历史上那一个个伟大的名字。

赵武灵王长眠在灵丘故地,杨令公在雁门关为国尽忠,大唐王朝龙兴太原城,平遥古城默默诉说着晋商的辉煌,而临汾则是卫青。

霍去病的故乡,当年的“帝国双璧”、无双战神,现在想来,仍然让人心潮澎湃,而运城,则是关公故里、德孝之乡。

还有着我的母校运城学院,更是令人牵挂。

历史上的一幕幕在我的脑海里演绎着,或悲或喜,有辉煌也有失落,在无声的夜里,给我以心灵的安慰和享受。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也沉沉睡去,再次睁开眼,已经是早上七点,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要踏上运城的土地了。

整理了一下衣服,也整理了一下思绪,准备着面对那已经熟悉的城市了。

此时,火车向着临汾的方向驶去,拉开窗帘,没有看见想象中的金光万丈,太阳只是把刚刚探出了头。

而本来并不强烈的阳光也被层层阴云阻隔,看起来显得格外憔悴。“又要回来吸雾霾了。”

我心里暗忖,眼里望着那昏黄的太阳,生出一股自嘲般的无奈。

而此时,原本拥挤的车厢已经变得“人烟稀少”,基本只剩下了前往临汾、运城两地的学生了,车厢里又恢复了些许的喧闹。

我们开始谈论电视剧,谈论过年,谈论着还未完成的作业,也许越靠近学校,心就越活跃吧。

车窗外,我又看到了那条奔流的汾河,很遗憾,还是没看到她最美丽的样子,两岸仍是一片衰草,也没有看见成群的鸟儿飞过水面。

河面未冻,流水悠悠,浪花一朵朵拍打着河岸,溅起一朵朵水花又复归平静,就像心情一样,刚开始浓重的愁绪,现在都化作了平静。

这是时间的魔力,也是人性的特点。我忽的又想起假期里去寻找冬花的过程,在冬花生长的地方,也有一条小河。

在那样的严寒里,已经冰冻,整个山谷就像流淌了一条洁白的玉带,还有好几处冰瀑,站在一旁的悬崖上看去,显得蔚为壮观。

在那个鲜有人踏足的“桃源之地”,埋藏了许多孩子童年的梦,当然也包括我的。

等到我再次回去的时候,流水的轰鸣声大概已经响彻山谷了吧。

/03/

过了临汾,已经可以很明显的感到热,而并不是和家乡一样的寒冷,如果仔细看,还能发现刚刚破土而出的新草,淡淡的绿色。

隐藏在枯黄的草的旁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相比于鲜艳的花朵,我却一直喜爱这充满生机的草,无论是被牲畜啃食。

还是被野火烧毁,只要它的根还在,只需要一场雨,第二天便会重新发芽生长,我想,人也应该是这样的吧。

只要那颗充满斗志的心还在,无论什么打击都摧不垮一个人,就像海明威在《老人与海》里说的:“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这应该是这次旅程中最重要的收获了。

“亲爱的乘客朋友们,前方就是终点站——运城站,请您准备好自己的行李物品,准备下车……”。

听到广播里的提示音,每个人都站在过道上,排着队走下火车。

当通过了出站口,看见那座巨大的关公像,一瞬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十一个小时十分钟,从灵丘来到了千里之外的运城,途中的感受或许并不舒服。

但在踏上这片土地的一瞬间,一切不舒服的感觉似乎都消失了。

是的,我,又回来了!

作者

笔名:慕白,喜欢读书,写作,对于我来说文字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