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有生之年,相识于你,怎能说忘就忘

《恨对面,不相识》|文:曾祥国残红

「一别十年,回来我们却是陌生人」

/01/

如果记忆是一座方城,那么,为了你,我甘愿画地为牢,将自己困顿其中。

寻寻觅觅,兜兜转转又一世,还记得我们的前生盟誓吗?今生,我们再见,却是对面不相识。

光阴如梭,情丝百转,那年烟雨湖畔,共缠绵,许生生世世,佳宵期赏,,十里桃花共漫步。

十年一别,万丈红尘刀剑影,半生风雨,已非当年少时俊杰。

我历尽艰辛回来,想兑现我当日的诺言,可对面不相识。夜深,临窗酒醉,那轮月从此不再完整。

年少风雅时,我在烟雨湖畔遇到了你,便知,此生你是我的唯一。三千弱水,我只取你一瓢饮。

题诗长短句,句句是你。此琴唯你弹,此弦唯你配,风月兮兮,红尘我与你一起穿梭于山水时光。

如今,月下惟我的身影。一别十年,回来我们却是陌生人,对面不相识。

梨花飘落,这年又添一色,我却无情风月。当日之约,你怎可忘?闻花思泪,又一年尽。

/02/

思,心中的念无处寄;念,心中的思无人晓。今生,我不是那个陪你并肩踏遍天涯的人。

一别再聚,红尘悠悠,皆非当日,还记得前生盟誓,欲言竟无词,恨对面,不相识。

恨对面,不相识,前生过往一场空,再见已是陌路人。当太阳落下,又升起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一不小心就只能够回忆了。

此生欠下的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我没有想到那年的一别,会是我们爱枯萎的开始。我吻过你的唇,你却不是我爱的人了。

曾经的海枯石烂,如今的“恨对面,不相识”,这一地的凄凉,写满了我的悲伤。

在那一刻,我崩溃在了整个世界面前。那刻骨铭心的誓言,刻在了心上,可从此,我是一人默默守候。

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前世的尘,今世的风,我们相遇又分别,最终对面不相识。

若说有缘,却又分别,若说无缘,却有偏偏曾经相识。世间的缘啊,份啊,何时是个头,又何人能说得清呢?

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也许所谓的缘分,就是在合适的时间遇见,在合适的地点分别。

何时缘起,何时缘灭,谁人能说得清道的明呢?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懵懂,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才充满了神秘。

而这种神秘感历来是被人们所追寻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不确定,我们才好奇,从而驱使这颗心为之所动。

那年的遇见,也许是幸运,也许是哀愁,给了我快乐的时光,但也给了我最深的痛楚。

爱情的结局从来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但又与我们有着一定的联系。

当所有人都期待一个完美的结局时,我们却偏偏各奔东西,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吧。

今生,我们注定会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仿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

但爱过的人,做过的事,哪里有那么容易忘掉。也许,我从未珍惜过你,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就更不会了。

对我来说,爱上一个人不容易,但遗忘一个人更不容易,也许要花一年,十年,甚至一生。

时间就是一颗药,你掌握好了它还便是解药,你肆意挥霍它便是毒药。十年前的一别,成了我余生的痛。

/03/

恨对面,不相识,此后余生时时哀愁,思念朝朝。青丝白,红颜老,十年前后,已然两种境地。

也许我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就是那年烟雨湖畔的你,可时光荏苒,我还是一个人。

每次回想起,与你一起的甜蜜时光,翻阅曾经我给你写的诗词,细细品读,我都会问自己:是否如此认真的对待过你?

喜欢一个人,并不是把自己的所有给她,而是给她足够的信任。也许是曾经的我,不足以让她信任,才至于,时间一长,我们劳燕分飞。

那年,我以为遇你,我的世界从此都变成了美好,让我之前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与不安定都随风而逝,原来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再待十年后回到这,你我已然是陌路人,恨对面,不相识,却犹记当时花前月下,如今对影成酌,独醉华年。

十年一别,你就此抽身于这段情,让我留在回忆里哭。

说实话,我恨你,可是抵不过我对你的爱,即使以后对面不相识,一直陪着你的,还有我的心。兴许,人的薄凉,会是保护我唯一的方式。

当时红线牵,以为余生就此不分开,可十年一别,这终究不过一纸笑谈。

再见,已陌路,泪如雨下。那一刻,我才发现,此生最不舍的是你,此生最爱的是你。

别傻了,时间终让我们寂寞了彼此,即使曾赤诚天真地爱过你,可如此,也只是恨对面,不相识。

但这一段感情中,我最为安慰的事情是:在那个冗长的,奇幻的,永不结束的夏天,遇见你。

作者

笔名:曾祥国残红:贵州贵阳人,湖北商贸学院学生,90后,爱好诗词,各种体育运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