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漉的,所以根本飞不起来,却又怎么也不肯落


  第三天,仍没过来。
  第三天、第四天的夜里,从那裂缝爬到外面去的蚂蚁也更多了……
  第三页,依然是……
  第四……他想了想,说第四怕毛毛虫,也怕菜青虫,更怕贴树虫,说见了那些丑陋的虫子,常使他头皮发麻……
  第四呢?
  第一个发现我的士兵,就用生硬的中国话说:“你必须回答我们的每一句话。”
  冬天,下第一场雪后,他就不再骑马了,他自己制作了一副滑雪板。他还是个挺不错的滑雪运动员呢,每天滑雪巡回医疗于各村。这个人使我们感到他太会生活了,太无忧无虑了,太快活太自由了。在这么一种几乎可以说是地角天边的地方,能够自得其乐,而且受到公众的尊敬,说到底,还是一件令人嫉妒的事。我们都做不到。
  独立法人——独立经济和债务责任。
  队长不得不违心地派人向公社汇报。
  队长来找我,劈头就问:“你见到姚医生了吗?”
  队长那样子凶得像要一口把我吃掉。
  队长问姚医生:“你对他们说了些什么?”
  队长做主,“赐”给他一匹好马。那是一匹菊花青色的儿马。当地的马,都是苏联马与中国马杂交的后代,既有中国马的温良性情,也有苏联马优美而高贵的体态。长腿,长腰,长耳,如若头生叉角,特像驯鹿。他请村里一位“大嫂”按照他自己设计的衣样,裁做了两套紧身衣裤,一套春秋穿,一套夏季穿。除了冬季,他就穿着黑色或白色的紧身衣裤,在这一带村庄之间驰来奔去。他是个好骑手,骑姿潇洒极了。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如此这般,当地民众肯定会按照当地惩罚“纨绔子弟”的传统做法,将这个人衣服裤子上刷遍面汤,贴满鸡、鸭、鹅毛,游村示众。对他,却非但不加丝毫指责,反而都挺为之自豪地说:“瞧咱们姚医生,多神气!”这使我们不无嫉妒,怀疑他靠什么狡猾而高明的手段,才将贫下中农们迷惑了的。我们几个“插姊插妹”对他的嫉妒,与“插兄插弟”们对他的嫉妒有着质的区别。女性对男性的嫉妒,总不免掺杂别的成分。我们姑娘间都不愿彼此公开承认这一点罢了。
  对方沉下了脸,口吻已经变得有点儿盛气凌人了。
  对方的话使章华勋心头一热,顿时觉得,和对方的关系,真有那么点儿“自己人”之间的关系了。
  对方的话语,再往下说,听起来像利诱,其实也隐含着威逼了。
  对方的口吻中,已经带有训导的意味了。
  对方的律师,振振有词,只援引一条法律,却仿佛站在绝对真理一边似的。
  对方的态度,使章华勋的心理备受压力。
  对方低声从旁提醒着他。
  对方既已跃下,章华勋也不能站在沟沿上了。他也跃了下去。他落地的情形可没对方那么潇洒,毕竟五十多了,毕竟比对方年长近二十岁。他落地时向前扑倒在稀泥堆上,双手和衣服都沾了稀泥。
  对方将刚端起的茶杯,缓缓地又放下了。很显然,他的话使对方感到了几分意外,也感到了几分麻烦。而对方那种猜疑的表情和那种本能设防的口吻告诉他,一切关于合同的话题,都是对方所不愿谈,认为根本没必要谈的。
  对方没料到他会突然发作,被他的嗓门惊得手一抖,洒了一身茶。
  对方弯腰捡起证书,掏出手绢擦了擦沾上的水迹,竖立地按在膝上,二指轻轻敲点着,不言不语地矜持地笑望他——那意思是,你说吧,我洗耳恭听,但你说也白说,我听也白听。
  对方向他保证地说:“你放心,他们的事就这么决定了吧,到时候你给我提个醒,免得我忘了。”
  对方也不催他,也不看他,独自默默地静静地饮茶。
  对方也一笑,说早了解过了,也考察过了,对他在工人中的群众基础和威信,对他管理方面的能力,是丝毫也不怀疑的。还如背个人简历似的,道出他在哪一年毕业于什么大学什么专业,哪一年开始当车间主任,哪几年成功过哪几项技术改革,哪几年当过一时期的厂长助理……
  对方以毫不含糊的言词封章华勋的口,一开始就不给他留有一点儿余地。
  对方嘤嘤地,孩子似地哭了。
  对方有点儿困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不解他的话为什么要那么说。
  对方又笑了笑。
  对方又一笑:“这没什么。章先生太多虑了。我们对信仰不干涉的。只要不影响将来的企业管理和发展,我们绝不要求任何是党员的人退党。”
  对蚁们来说,这当然是比“风”更加突如其来的不可抗的灾难降临呀。
  对着鸟雀细语,对着蔚蓝的天际,
  对着险峻的高山,对着神秘的海洋,
  鄂乎蓝德乎蓝,
  儿子:“跟佣人说话也得像跟校长说话一样吗?”
  儿子两腿上果然有几处青肿。
  儿子猛地转过身,高高提起两条裤腿,眼睛瞪着胖妈,汪着泪,大声说:“我今天挨了打了!”
  儿子摔下筷子,离开饭桌,面对墙角抹眼泪。
  而对方又一跺脚,转身先自悻悻而去。
  而对方重又端起茶杯,缓和气氛地笑笑:“咱们君子协定,说不谈合同就不谈合同。你也坐下嘛,喝杯茶暖暖身子嘛。今天可真够冷的,有零下三十度吧?……”
  而那男人,也紧紧追赶了过来,仿佛根本无视国界的神圣存在。
  而那少女,就哭着叫了一声:“爸爸……”
  而那些刑警队员们,已经分散开了,在各处详察细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