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格说:“按照图纸上的记号。水井

两个海盗迟迟不归的时候,也许会派人划船上岛去寻找他们俩的。既然他们知道我们逃走去报告警察了,就会毫不迟疑地把金子运走的。”
  哈立德说;“有两个强盗想把我们囚禁在岛上的地道里。”
  哈立德抬起头,问妈妈说:“我们回国的时候,法蒂娅为什么没同姨妈和姨夫一起到开罗机场迎接我们呢?”
  哈立德跳下床,走到女孩子们的卧室门口,轻轻地推开房门,朝里面叫着:“小辣椒,姆士拉,快起床,时间到了,太阳都升起来啦!”
  哈立德推了一下术门,门开了,发出了一阵吱忸忸的声音,门后露出了一间小石屋子。在这间牢房的角落里,手电筒的光线落在了一堆黄色的如同砖块一样的东西上。
  哈立德问:“姨妈,我姨夫呢?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
  哈立德问大夫:“姨夫,旅馆什么时候动工?”
  哈立德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走?”
  哈立德想把石板搬开,试了试设有成功,小辣椒和塔立格也都试了一下,大石板依旧纹丝不动。哈立德跑进城堡,取来一条绳子。他把绳子的一头绑在石板上,说:“来,咱们一块使劲拉!”
  哈立德想了想,对她说:“你听我说,小辣椒,你不吃,我们怎么能吃呢?我给你提个建议:以后我们的零用钱,你和我们一起用。你法赫德也有我们的一份,属于咱们四个人的集体财产,好不好?”
  哈立德小声说:“快,把地道口堵上。”
  哈立德严厉地说:“你休想阻挡我们出去!”
  哈立德一大早就醒了。他低声地呼唤着塔立格:“塔立格,塔立格,快醒醒啊!”
  哈立德又问:“就是那个来看箱子的人,要在岛上盖旅馆吗?”
  哈立德抓起绳子,用力向大船上抛去。可是第一次什么也没挂住。他又抓起绳子,第二次、第三次,终于把绳子挂在了大船的四爪锚上。
  哈立德走出屋子对塔立格和姆士拉说:“那个人肯定已经发现了地图,而且知道了金子藏在岛上。他不是想盖旅馆,而是想得到金子。”
  哈立德坐在海滩上,眺望着大海。在遥远的天际下,有一个岩石岛。他回过头问小辣椒:“可以到那个岛上去玩吗?”
  哈立格说:“按照图纸上的记号。水井离地道口是很近的,那咱们现在离地道口已经不远了。”
  哈利德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静静地说:
  哈利德放下烟斗,两只手交叉着放在脖子后面,转过头去看着窗子。“她们是不坏的孩子!”他说。
  哈利德捉住他的手。
  还没有经过锻炼的胆小的我,常常害怕自己会倒下去,因而明明迈一步可以走一尺的时候也缩小到八寸或七寸,战战兢兢地、没出息地摸索,慢腾腾地走。我是多么担心自己会这样呀。
  还听说,阿新是在十六岁那年被送往北海道去挣钱的。他把挣到够娶老婆的钱以后再回家来孝养老娘和照顾家业看作唯一的快乐。七年来他一直老老实实干活,今年五月才回来。
  还有别的怀疑紊乱地在他的思想的最深沉最阴暗的地方活动着,但是他不敢逼近去看;他不敢把它们从那神秘的暗角里抓出来加以证实。他觉得当他把剑伸到雄牛面前的时候,胳膊似乎比以前短了。以前他用闪电一样的速度刺中雄牛的脖子;现在这似乎是一个无穷遥远的可怕的空间,他不知道怎样才能跨过。他的两腿似乎也跟以前不同了。它们似乎是脱离身体的其余部分独立生活着。他的意志命令两条腿跟过去一样保持镇静,顽强地站住,可是毫无效果,两条腿不听话。仿佛它们也有眼睛,看到危险,一感觉到那牲畜冲来引起的一阵气浪,它们就飞快地跳开,没有足够的自信力坚持等待了。
  还有另一些崇拜他的人,胡须也没刮过,穿着他们年轻时代时髦过的旧衣服和经历过好日子的高统靴子,拥挤在这位偶像四周。他们向他挥动油腻腻的帽子,轻轻地对他说话,把他叫做“堂胡安”①,目的在于突出他们跟那些激动的、可是并不恭敬的群众之间的差别。他们有些人想到自己的生活困苦,向他要些布施,另一些胆子更大的人呢,拿爱看斗牛作为借口,向他讨入场券,其实是打算拿到以后立刻就把它卖掉的。
  还有什么不懂得的?不过这有什么好写的,太乏味了!他到楼上自己的卧室里去拿一本书,他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原来她在那里铺床呢。他站在门口看着;突然他心花怒放,只见梅根弯下腰去吻他的枕头,正吻在他的脑袋昨晚压出来的凹凹里。怎样才能让她知道,自己已经看见了这表明热恋的美妙举动呢?可是,如果偷偷地溜走,给她听见了,反而更糟。她捧起枕头,端着,好像舍不得抖掉他那脸颊的印痕,忽然丢下,转过身来。
  还有一家是这样的两口子:男的患风湿病两脚不能站立;老伴是个聋子。
  还有一位名叫贝蒂.费尔南代兹的。每当女人的形象在记忆中回荡的时候,男人的形象永远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挤进来。贝蒂.费尔南代兹也是一个外国女人。一提起她的名字,她就仿佛展现在你的眼前,你看,她正漫步在巴黎街头,她是个近视眼,看东西总要凑得很近很近。她常常眯起双眼,以便看得更清楚,当她向你问好的时候,手总是轻轻一握,你好!身体好吗?如此而已。现在她早已去世了。也许已经有叁十个年头了。我还记得她那潇洒文雅的风度,现在想把她的风度忘掉已经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东西能损坏她那完美的形象,不管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年代里,无论是寒冷还是饥饿,无论是德国的失败还是那罪孽的彻底暴露,这一切都将永远无损于她。她永远凌驾于历史之上而出现在巴黎街头,尽管这段历史是可怕的。她的双眼炯炯有神。她穿着一身玫瑰色的旧裙子,头上戴着一顶沾满尘土的遮阳帽,步行在阳光下的马路上。她身村颀长,苗条,仿佛是一幅中国的水墨画,又象是一尊雕刻出来的艺术品。街上行人都不禁驻足观看,都为这位低头前行的确国女郎的美丽姿容感到惊讶。真是一位绝代佳人。人们从来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大家只是估计她来自外乡,来自异邦。她很漂亮,她的美貌?
  孩子、扛着锄头的男女、连牵着马的邻村人也夹在里面,大家围了个圆圈儿,面上浮着卑鄙的笑,七嘴八舌地叫骂着。一个男子叉开两只罗圈腿站在人墙当中,他每只手里提着一块鱼片憨憨地痴笑着。
  孩子沉默了。接着他又有劲地说:
  孩子露出怒容。“那只是些死兔子,就是我们吃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