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对呀,那些惨叫超真实的,伤

   发抖的脑袋,摇乱了将泰脑子里所有的思绪。
   工藤新衣,小时候家境贫苦,父亲为他取名为『新衣』,颇有勉励其子努力向上的意味;新衣年纪不过三十五岁,便担任猪鼻龟的副手,表面上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乖牌,实际上却是个冷血铁腕的死硬派,在刑事队里一向劣评如潮,在各种『希望早点殉职』一类的私下投票中,常紧咬着猪鼻龟与藤井树。
   过了五分钟。
   将泰颤抖的嘴唇早已苍白,但仍迅速挤出几个字:「开….开…心….」
   将泰绝不是个勇敢的男人,相反的,他连在 Mr. Game 面前惨叫的勇气都没有。
   金田一搭着更无奈的赤川,一起走出吵得要命的员工餐厅。
   金田一根本不想买笔记型电脑,只是很好奇Dr. Hydra有多聪明。
   金田一急忙拉住正要跑走的宫山和茂崎,问道:「尸体有没有特别的地方?例如…..每个尸体上有几个弹孔?」
   金田一识相地站在一旁,啃着最后几口红萝卜。
   金田一突然将赤川拉到角落,小声说道:「还有一点很怪,武田医生说,煤图二雄的左手掌似乎是自己炸开的,而不是被子弹从外射爆的,村上他们搜集爆裂物碎片的结果,发现是———」
   金田一问:「又梦到了?」
   久美无奈,只好小心翼翼地保管这两把「虎豹小霸王」的双枪。
   美雪一惊,立刻蹲下来又撕又咬,急忙将黑塑胶袋扯破。
   那秃头满是红色的掌印,看来渡边已经在他的秃头上下了不少心血。
   三井冷冷地说:「应该是凶手在行凶前,进了管理员室,改了录影的线路,因为录影带里卡通的时间是一小时十二分,后来的时间又回复到大楼里的各角落监视影像,可见———-」
   他非常了解赤川的热血。
   他害怕,怕死了。
   他害怕自己的惨叫会引起 Mr. Game 的杀人冲动。
   也害怕自己任何的挣扎举措,会妨害 Mr. Game 游戏的兴致。
   一个肥肥的男子拿着证物单据走近。
   一个满脸惊恐的孕妇。
   一旁满身大汗的美雪看到如此懦弱的未婚夫,也没心神怨忿什么,事实上,美雪根本无法思考任何事情。
   于是,将泰决心当个模范受虐者,一个温顺合作、乞求饶恕的合作角色。
   于是,金田一便将自己于早上告诉赤川的分析,原原本本说给Dr. Hydra听。
   于是,金田一趁着Dr. Hydra转身添加咖啡豆时,开启『新接龙』游戏画面中的『统计纪录』选项,想看看Dr. Hydra的游戏胜负记录————
   这两兄弟想养小宠物很久了,但爸妈总是以各种理由不肯答应。
  (1)上帝的旨意是不可能被世人知晓的,世人要是有幸窥视出少许真理,这也是上帝刻意让世人得知的。
  (2)上帝创造人,是为了要让人彰显上帝的伟大,而理性正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工具……彰显上帝伟大的工具;是故,人若能好好善用理性,就是上帝神圣的最好证明;理性有无被善用,端看处理事情的结果,所以运用科学管理与精密的会计计算以达成赚取金钱的目标,钱赚得越多,就表示愈有理性,愈有理性,就愈能彰显上帝的伟大,而这个人就愈可能是上帝的选民。选民就是能上天堂的那群人,只有那群人是上帝早就决定能得救渎的人。也就是这群清教徒,以理性的计算开启了资本主义的时代。
  ………………..
  ………最后的晚餐居然没能吃到。
  ?
  “……”
  “ㄍ……ㄍ……好痛,走着瞧……”廖该边痛得眼泪直流,背上跟头上都像要裂开一样。
  “ㄍ……ㄍ……是谁!”
  “ㄜ……涂不掉说。”有个工人用鞋底刮着地砖。
  “啊!”廖该边瞪大双眼。
  “啊?那你是怎么从飞机出来的?”廖该边张大着嘴问道。
  “啊?喔…………你是说圣经上的天堂?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说,可能有吧,不过我还没找到啦,但是你先别气馁,做个好人总是不坏的,要是真有天堂你就赚到了,嗯?”
  “啊……”
  “唉,这原罪可不轻,我可不能再被影子盖到了。”
  “拜托说一下啦!”
  “别忙着滚!”
  “不,地表再大都还是圆弧状的,没道理感觉不出来,只要有一点细微的感觉,就会像你刚刚那样,觉得踩在一颗滚动的大球上;所以,目前的现象告诉我们,是影子帮我们解除这种失却平衡的滚球感,使我们能平稳地行走。”
  “不,一定是正好相反!上帝是因为吉六会在这里污染学堂,才会在冥冥中派我到宿舍维护真理,对抗吉六会正是我的神职所在,这是试炼,更是上帝器重我的证明,这样说来,我一定是上帝的选民……呵……”
  “不对,神没有影子。”
  “不过?”
  “不过他好像蛮好笑的?”
  “不过我瞧不出影子跟原罪有什么关系,你想想,植物也有影子,但它有什么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