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林虎子就笑,揉揉鼻子,说:“你们新入伙的吧

  林虎子就笑,揉揉鼻子,说:“你们新入伙的吧,我和谢达山称兄道弟的那阵子还没你们的事呢!兄弟林虎子,佟家湾的,大家一家人吧?”林虎子也拍了拍腰里的短枪。
  林虎子就笑了,伸手去拍徐面瓜媳妇的背说:“我头一次给人戴绿帽子就撞上了你,整的我差点飞上天去。”
  林虎子就笑了,下了这胡子的枪把胡子绑好,说:“操!我装死就是要捉个活的,跟我走!见你们大当家谢达山去。”
  林虎子就笑了,龇出了满嘴的纵横交错的牙齿。白广德精通医理兼通看相,一眼看到林虎子这口家狗一般的牙齿,就知道林虎子的性子极为护短,是有仇必报的人物。白广德就说:“饶老朽一命!老朽认罚!”
  林虎子就一愣。
  林虎子就用力,徐面瓜媳妇才哎哟一声。
  林虎子就用手指去挠徐面瓜媳妇的脚心,徐面瓜媳妇搭在徐面瓜身上的脚就动了,缩了缩脚,徐面瓜媳妇再一翻身就仰面朝天了,连肚皮都露出来了。林虎子看到这里,林虎子裆里的“棒槌”就翘了,林虎子就骑上去了。徐面瓜媳妇哼了一声,用另一只手摸林虎子的头,林虎子就成功了。
  林虎子就在干姐姐、干姐夫家一连住了十天才走。林虎子送了干外甥女小青一大堆东西,送了干姐夫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送了干姐姐一肚子种子,林虎子就走了,去了抚松县。
  林虎子开始吃肉。
  林虎子看到路小妹坐下,又开始转圈,眼前摇晃着谢布丁的影子,林虎子就叹气。林虎子又问:“就这事儿你的婆家就打你成这样?”
  林虎子苦苦涩涩的肚子里回来了希望。林虎子说:“对呢,我去找内当家!”
  林虎子拉过被子把路小妹盖好,说:“你是我的媳妇了,我得走了,你看着家。”
  林虎子连路小妹的脸都没瞅,就拉着路小妹回屋了。别人都看清了,那是一张清清秀秀的小脸儿,一对眼睛正水灵……
  林虎子连声说:“行!行!”
  林虎子脸上就中了谢达山一拳。林虎子跌个跟头,鼻子嘴巴就冒血了。
  林虎子满脸愧色地说:“我这下半辈子不带枪了,内当家的再给我一次机会。”
  林虎子忙说:“不是,我不会种地。我会伐木,会放排,就是不会种地。”
  林虎子忙说:“外当家的你这是去哪儿?快包包伤。”
  林虎子冒火了,但林虎子刚一瞪眼,脸上就中了一个胡子一拳。林虎子火了,飞起一脚踢翻了一个胡子,掏出短枪,砰的一枪,放翻了姓张的头目,又伸手夺过对方的短枪就地一滚,滚出厅门向外就跑,另外的四个胡子掏枪就追出门去。
  林虎子没去抚松,林虎子是带上短枪走的。林虎子直奔县城里来了,先找了白广德的女儿当暗娼的白小狐,就住下了。到了夜里,林虎子从白小狐的炕上爬下来,穿好了衣服。白小狐伸手要龙洋,林虎子捉住伸来的手把白小狐拽到白广德的屋门外,一脚踹开白广德的屋门,把白小狐推进去了。
  林虎子爬了进去,小心地踩在炕上,再一步下到屋地上。林虎子慢慢适应了屋里的朦胧暗色,看清了炕上的一切。林虎子揉揉鼻子笑了。那条白花花的东西是一条徐面瓜媳妇的大腿,有条薄被缠绕在徐面瓜媳妇的腰上。
  林虎子瞧瞧这胡子,说:“兄弟哪座山头高坐?”
  林虎子却说:“妈呀!你把这屋子整得这么干净还能住人吗?”
  林虎子却笑了,说:“铁驴,给哥个痛快……”
  林虎子上了牌桌在天门上下了一块民国三年的大洋,庄家拿起来用手指弹了一下,用耳朵听听,说:“这大洋造得精致,兄弟,你下鹰洋我也收。”
  林虎子是老匪出身,格斗打劫之类的挺有经验,就因为赌钱和性子火暴误了许多事,才一直做不了头目。但林虎子却是个有名的炮手,林虎子说的一点儿也不假,当年林虎子跟博银海、谢达山、崔豹子是有名的四大炮手,各自都有几个弟兄。后来前后被佟九儿收服,四人中最有手段的博银海居了上风,嫁给了佟九儿成了佟家湾第一任外当家,四大炮手的地位才产生变化。有一次林虎子犯了赌瘾误事犯在博银海手里,博银海要杀林虎子,是佟九儿只揍了林虎子几马鞭,就让林虎子一直管牵马,磨了林虎子几年性子。佟九儿觉得磨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林虎子派出来协助吉家庆。佟九儿说过有朝一日用林虎子派大用场,没想到只一拳林虎子就毛了,就杀了磨盘岭的一个头目。
  林虎子说:“不愿做我媳妇的女人,白给我也不要。”
  林虎子说:“等等,我还有事,我来是告诉你,我杀了你四个兄弟。”
  林虎子说:“改天,改天吧,我夜里有事儿。”
  林虎子说:“好!我请你!”
  林虎子说:“好,我明天来。”
  林虎子说:“好兄弟,带我去见谢达山。”
  林虎子说:“妹子,我拔光了毛,我就是青龙星,我不怕白虎星。”
  林虎子说:“闷得慌,赌钱又找不到人,挺没劲的。”
  林虎子说:“内当家错怪外当家了,是我开谢达山个玩笑。”
  林虎子说:“你是我的媳妇了,以后有的是时候,你还怕闲着。放心吧,等你胖一点再说,好不好?”
  林虎子说:“你也行,没叫朱小腰掏空身子。”
  林虎子说:“你坐下来,坐在炕边儿。”
  林虎子说:“年前有个小姑娘找你打胎,有没有这回事?!”
  林虎子说:“是了,是青狼王!青狼王的肛门中了熊小彪一枪,准是吃得进食拉不出屎憋死的。达山大哥的仇也算报了。”
  林虎子说:“外当家的这事办得出人意料,真绝了。我了解谢达山,那小子认赢、认输,是个痛快人,谢达山这辈子都不会招惹佟家湾了。”
  林虎子说:“玩了大半天了,我有正事该回了。”
  林虎子说:“晚上我还得守夜,这一赌上又怕赶不回来,罢了,还是不去了吧。”
  林虎子说:“我的小媳妇和你丫头那么大就叫你睡了,隔了大半年绿帽子还是掉我头上了,我能容你吗?”
  林虎子说:“屋子里什么都有,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乌大嫂还会给你送。你不用愁,柜子里还有30块龙洋,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你还很瘦,多吃好的才对,可你哭什么?”
  林虎子说:“小姑娘只有你姑娘一半大,你就忍心整?让我饶你可以,你他妈脱,脱光了我给你留个记号。要不就宰了你远走高飞,纵是佟九儿怪我也找我不着,老狗你脱不脱?”
  林虎子说:“兄弟,谢你了,我不能留屎让佟家湾来擦。”
  林虎子说:“以后你想叫就叫,我一下儿也不打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