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铁驴就过来拽谢达山,说:“大哥一

  没等李福贵、丁铜皮明白过来,蔡猛子就用刀割下了自己的一只左耳朵递给朱小腰。白小狐、都大屁股捂着脸惊叫。
  没等张知渔说话,丁铜皮却说:“对!对!咱们甭走了,等狼走了再走。”
  梅花鹿就往雪原的北方逃跑,却被一大一小两条青狼截住了。梅花鹿的后面又有两条青狼追过来,梅花鹿掉头又往回跑,一下撞到熊小彪枪口下了,熊小彪一枪就把梅花鹿揍翻了。铁蚂蚱举枪砰的一声,击中了赶过来的青色的大狼。青狼向上一蹿,一头冲进厚雪里。铁蚂蚱不罢休又向小青狼放枪。小青狼听到头一声枪响就逃,躲过了铁蚂蚱的第二枪。另外两只狼也分散开向后跑,两条猎狗扑出去追。
  梅花鹿在雪地上蹦跳着却向熊小彪和铁蚂蚱藏身的地方奔跑。跑着跑着,就发现了两条围过来的猎狗。梅花鹿停下,四下看方向。青箭和老丑都停下了,扭头瞅着藏身处的主人,嘴里吱吱叫着向空气中嗅着鼻子。
  妹子熊小丫也问:“哥!你怎么办?”
  门外人说:“乌大嫂,出了大事情,王二牛急着找内当家。”
  门外有人喊:“乌大嫂!”
  磨盘岭守寨门的炮头木铁驴是林虎子的老兄弟,见了林虎子就开寨门迎进来,说:“是虎子哥呀,你这时赶来正好,一会儿咱兄弟开饭好好喝点。你怎么还捉了山上的兄弟?准是这小子得罪了佟家湾,看兄弟给你出气。”就乒、乓揍了那家伙两个嘴巴。又说:“虎子哥把他交给兄弟吧,他新入伙的不知道佟家湾和磨盘岭是一家子,他要知道怎么敢得罪豹子哥。”
  木铁驴啊了声,吐了口痰就走了。
  木铁驴摆摆手,说:“这块地头儿你小子大着胆子干吧。”
  木铁驴踩着王二牛,说:“大当家的,两国相争不斩来使呀,大当家的三思而行!”
  木铁驴插嘴说:“不是,虎子哥为另一件事来,大当家的消消气。”
  木铁驴吃了一惊,说:“大当家的你……”
  木铁驴出去带进吉家庆和王二牛。吉家庆瞅见林虎子还没死,冲谢达山一抱拳,说:“兄弟吉家庆来求个情。”
  木铁驴答应。
  木铁驴点手叫过江蛤蟆又说:“你快去临江谢家屯找铁匠谢达山,就说张知渔有难。嗯,不用告诉佟家湾,佟家湾草鸡了。谢达山来治一治崔豹子差不多就行了。”
  木铁驴给了李福贵10块龙洋,点手叫过江蛤蟆,又说:“你随这小子走一趟,听他的吩咐,也盯紧了这小子。”叫江蛤蟆的小随从陪着李福贵回了临江。
  木铁驴急忙喊:“大当家的!太重了吧!”
  木铁驴接过话说:“大当家的,达山大哥说得在理,只是……”木铁驴瞧瞧谢达山,又瞅瞅崔豹子,又说:“如果大当家的就这样收了手就怕被道上人说笑,可不收手也难啊,兄弟也骑虎背上了!”
  木铁驴接口说:“你不配,你连一条枪都没有,算哪条道上的?”木铁驴说完回看崔豹子,两人哈哈大笑。
  木铁驴接了酒说:“是这样,大当家,是兄弟们输了钱还打人,大当家,你知道林虎子的脾气,就杀了张头目,四个兄弟追,又叫林虎子放倒了三个,剩一个叫林虎子捉来了,在下面待着呢,大当家的可以问一问。”
  木铁驴酒后去了院子,上了一回朱小腰。然后叫来李福贵,丢在桌上50块龙洋,说:“这50块龙洋是郎大掌柜赔的药费,我看小腰没什么毛病今晚就开工吧,白小狐被揍得重就多歇一天。”
  木铁驴就给胡子松绑了,说:“你下去等着听吩咐,记牢了哪儿也别去。”木铁驴又瞅瞅左右的几个兄弟。
  木铁驴就给了李福贵五块大洋,说:“快回家吧,就这身子骨什么都干不了。”
  木铁驴就过来拽谢达山,说:“大哥一边去,你怎么知道张三爷不行,你这不是要替张三爷示弱吗!”
  木铁驴就喊:“哥,你完啦!”
  木铁驴就急了,说:“虎子哥,谢达山不是以前的谢达山了,谢达山黑了心了,这磨盘岭就是黑心岭!你快走,快走!”往外推林虎子。
  木铁驴就愣了,问:“真的?虎子哥,你、你杀了这山上四个兄弟?”
  木铁驴就愣一愣,翻着眼珠想一想木铁驴就笑了,说:“只有一个人我挡不住,就是大当家的崔豹子,其他的人没问题,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木铁驴就说:“行!你没银子我知道,这窑子窝我来整,郎中我来找,不过头一个月的收入全部归我,算我的本利。从第二个月才开始分账,再给你小子10块龙洋做路费,穿光亮点儿早去早回。记着爷不怕你跑到天边,爷还真有点儿想都大屁股了。朱小腰被谢达山大哥占着我早先没机会,朱小腰要来了我先整她一把。”
  木铁驴就笑了,说:“你小子!连我都欢喜你小子的机灵劲儿,你小子带着她们仨去小柳沟找张三爷吧,大当家的要会张三爷,这两个人有怨。我吗,还得找一个人才能救张三爷。”
  木铁驴就又挥起巴掌。李福贵眨都不眨眼,说:“你没见这院子的名头越来越响,其他院子就使坏,整些生病的汉子像臭猪一样往这院子里赶,咱不关门都不成了。你他妈的还600块龙洋,一角都没了,你没招了是不是?那就行了。”
  木铁驴就抓着鼻子犯傻。
  木铁驴来了。李福贵不理睬。木铁驴就揍了李福贵一个大耳光。李福贵还是不理睬。
  木铁驴愣了,心想,这小子莫非真的惹恼了佟家湾?木铁驴又说:“虎子哥,大当家在山下整来个新娘子正火着呢,新娘子不肯,叫大当家扒光了在雪地里冻,冻昏了也不肯。大当家正抱着新娘子暖呢。来,虎子哥,先消消气,咱哥俩有日子没见了。到屋里整点野味喝点小酒,这小子就先绑着。大当家正在火头上,虎子哥这时候去找,那不要了这小子的命了吗!”
  木铁驴眯着眼珠说:“还不行,这小子使坏给我惹上了大麻烦,郎大掌柜是柳一夫的表弟,这个大麻烦我顶不了。柳一夫来人抢她们三个是我故意让抢的,抢走我再赔点儿礼就过去了,没成想却被外当家碰上了,事情就麻烦了。大当家担心柳一夫串通外当家来抢他的大金沟,大当家要会一会外当家!柳一夫派人来要她们三个大当家就不给了。”
  木铁驴明白了,说:“都过去了,咱们是好兄弟!”
  木铁驴摸着鼻子笑,眼珠往来路上看。不一会儿,一队人马就过来了。木铁驴才说:“大当家的来了,唉!就苦了张三爷了。”
  木铁驴摸着鼻子笑,走了。当天下午就叫人砸了四通酒楼。郎大掌柜被砸得发懵,悄悄一打听,原来临江的三个婊子是靠着木铁驴的势力。郎大掌柜就请木铁驴、崔豹子吃了一桌酒席,但却一字也没提酒楼被砸的事儿,只悄悄塞给木铁驴200块龙洋。
  木铁驴说:“操!木铁驴说一是一!”
  木铁驴说:“大当家的,佟家湾来人了。”
  木铁驴说:“行!就叫江蛤蟆和蔡猛子来守门听你的吩咐,还有什么?”木铁驴又一想,说:“不对呀,这一下院子里的生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