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崔丝塔!过来端蛋糕!”妈妈的声音。

  “不准过去!”
  “猜一猜!不猜的话多可惜!”Hydra笑弯了腰,吸吮着手指,笑道:“难得这么好猜,快猜快猜!快猜快猜!”
  “猜一下!包准你一猜就对!”Hydra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才不,我等一下就要回去轮班了,因为人太多,大伙轮得比较慢,我才能溜出来。”那瘦子说道。
  “藏在衣柜里?”乙晶闷闷地说。
  “操!”摩赛爷爷不可自制地吼了起来:“派人把盖雅找回来!快去!”
  “肏!”摩赛赶紧用最后仅剩的子弹轰击逼近的众多怪物水蛭,水蛭蠕动怪叫却不断被从后冲出的水蛭挤上前,法可将腰上剩下的七枚手榴弹一次拉开保险,朝几乎来到眼前的怪物水蛭群掷去!
  “插在它身上了。”山王苍白着脸。
  “嚐嚐这个!”人狼淒厉大吼,掏出背袋里的数十枚银锥猛掷,吸血精灵们的苍白脸孔顿时陷入熊熊烈火中。
  “吵架啦?师父给你们调停调停!”师父的汗水浸透了衣服,被上的巨大铅块几乎扯断了厚重的铁链。
  “沉住气。”师父缓缓说道,铁尺指着地上,这是师父的剑式。
  “趁你们还没组队挑战我之前,一次就让你们死个干净。”狄米特面无表情,将手榴弹交给憨厚的海门,说:“我最好的朋友,请帮我拿好,我出去一下。”
  “趁你那可爱的小脑袋被撕下来前,好好地想一想。”那老人咧开嘴笑,笑得很欢畅。
  “趁他还没恢复!割下他的头!”
  “趁天还没黑,我们再走一阵子吧。”海门说。
  “趁天还没全黑,找个安全的地方布置得舒服点,明天才有力气赶路。”狄米特说,东张西望的。
  “撑下去啊!摩赛老头的力气会用完的!”
  “撑住!”欧拉大喊,全身青毛竖起缩成一团。
  “城里的女人?”我说,这女人的眼影好浓。
  “吃小孩老二的女巫?”山王骄傲地说:“我跟海门一分钟就将她们全都丢进河里喂鳄鱼!”
  “迟了一分钟。”我整个人摔在床上。
  “冲三小!”
  “冲上去!”赛辛大叫,十几把斧头与十几把战刀随着狼的勇气拔出麦田,狼吟不绝,斧风吼吼。
  “臭女人,我为什么要变给你看?”山王的鼻子吹出不屑的气。
  “臭水蛭!你屠杀了四百多万犹太人,却偏偏漏掉你最畏惧的白狼啊!这真是太讽刺了!”摩赛振臂狂呼,整个隧道都回荡着豪迈的狼嚎。
  “臭死的傢伙,嚐嚐。”禁卫军士官冷笑,二十名妖异地盘旋在水面上的禁卫军纷纷开火,来福枪的撞针击发出极高速旋转的子弹,欧拉与雅米茄往旁跃开,但零星子弹仍刺进他们刺蝟般的坚硬毛甲,血花酱开。
  “臭熊!”海门冷冷站起,快速架着急冲向我的大黑熊的脖子,像摔角一样将大黑熊生生撂倒!轰!大地震动!
  “出来!出来!”杀手愤怒地猛叫。
  “出去出去!要不然就赔我的书钱!”老板压抑着怒火,低声喝令着老人。
  “出去找师父,顺便吃点宵夜吧。”我提议。
  “除了大,没什么啊?”我爸托着腮梆子说:“为什么我们村子要跟它同名咧?”昨晚我爸还跟我说,他认为这两把巨斧肯定是黄金做的,是这群犹太人把金子炼成斧头后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弟子,拜入凌霄派的门下。”
  “从书包里跳出来?”乙晶的声音很认真。
  “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大人了,知道吗?”盖雅爷爷说,双手握着暗门的拉环。
  “崔丝塔!”妈妈的声音。
  “崔丝塔!别怨我!这家伙居然这样对待我!对待我的家人!”狄米特没有将我推开,他的咆哮声中充满了没有感情的苦痛,他的心正在僵硬、冰冷。
  “崔丝塔!狄米特!我们快走!”海门当机立断,举起火焰双斧将最后一个吓呆的狼人老者手中的银色长枪砍断。
  “崔丝塔!蹲下!”
  “崔丝塔!过来端蛋糕!”妈妈的声音。
  “崔丝塔!拉古!快进屋子!”妈妈着急大喊。
  “崔丝塔!我特地来打招呼的!看见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山王兴高采烈地说,白苍苍的壮硕身躯上背了两管短铁枪,那是他善用的近身兵器。
  “崔丝塔!我特地来打招呼的!看见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大声说道,希望崔丝塔能给我打气打气。
  “崔丝塔!准备好了没?”妈妈的声音。
  “崔丝塔,那天我们遇到大黑熊,你觉不觉得我很勇敢啊?”海门突然问。
  “崔丝塔,你必须跟狄米特道别噜。”妈妈站在卡车后面向我挥手,也向狄米特报以亲切的微笑。
  “崔丝塔,你不怕我吗?”狄米特做个鬼脸,但我瞧出他那苦涩的样子。
  “崔丝塔,你没事吧?狄米特呢?”山王已经变身成人,走进厨房的破洞。
  “崔丝塔,你怕我对不对?不要紧,连我都开始惧怕我自己,我甚至不敢盯着镜子里看。”狄米特的眼眶泛红,年幼的贝娣连忙拿手巾为他哥哥擦拭眼泪。
  “崔丝塔,你认为我的影子解得了咒吗?”狄米特阖上诗集,拿起石子丢向自己的影子,就像在打他拿手的水螵一样。
  “崔丝塔,我必须承认我非常恐慌。”狄米特握着我的手,他的手心全是汗,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安。
  “崔丝塔,我不当英雄可不可以?”海门的眼神软弱无力,一丝一毫的气魄都没能留下。
  “崔丝塔,我不能带你去。”海门说,大雨打在海门的脸上,他的眼神坚定刚强。
  “崔丝塔,我可以在沙发上躺一下么?我突然间好想睡一觉。”狄米特爬上了沙发,歉然地缩在上面大睡。他的手中还抓着要送给我的礼物盒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