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怎么说?」玉米问,她刚刚也做好了为上官挡子弹的准备。

   「有没有解?可不可以改运?」圣耀急切问道。
   「又嫁了两次?」女孩眼睛睁得好大。
   「又是场没来头的雨?」山羊低下头。
   「于个人实力,上官正是最孱弱的时候,于团队实力,上官的手底已死了一半。每过一夜,上官的左手就灵动一分,每过一夜,投靠到上官手底下的,不知会有几人。」白梦的白瞳扫过三人,说:「而你们竟然错过上官最弱的时机。」
   「鱼窝。」上官说。    鱼窝在市中心,一栋平凡老旧的公寓地下室二楼,地下室原本有些潮湿、有些阴暗,但终日开启的冷气除湿效果不错,信道的灯光在几天前也换新了,圣耀一进鱼窝,便觉得十分意外,跟他想象的吸血鬼窝截然不同,至少,跟十分钟以前的阴暗房间差异甚大。
   「玉米?」上官转头看着红衣女子,对着她莫可奈何地笑笑,女子只好轻叹一口气,说︰「我叫玉米,我脾气不好,不要惹我。」
   「原本暗中潜入查探的工作,我自认最适合,但我的伤势未复,阿海又被抓了,不知道还有没有理想的人选?」上官公开自己的伤势,但眼睛却一直没看着身法绝不在自己之下的张熙熙。
   「原来,爸爸不是失踪了,而是被吸血鬼杀死了 —— 」
   「原来,你不只有肌肉而已。」
   「原来你们都是在网站上买血的啊?」圣耀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圣耀说,试图想象混战的场面。
   「月圆挂天际,小桥流月影,此刻的晚风,独缺一个可爱的你。」佳芸吟唱着,奇异的气氛晕开,沾染了光影美人的一切。
   「越来越快。」上官说,筷子的速度稳定上升,有的是笔直射出,有的是旋转甩出,圣耀凝神招架,但眼睛跟手都已渐渐跟不上上官手中的筷子,上官不禁摇摇头。
   「芸,老地方。」黑衣客说,全身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气焰。
   「再观察一下。」美雪犹疑,左脚轻落。
   「再见了,麦克。」圣耀有些得意,有些开心。    「碰!」一声巨响。
   「再来!」八宝君欣喜若狂,丢下发烫的手枪,双拳紧握,力量顿时飙到顶点。八宝君的力量跟自信绝对正比,此刻的他,就算是平日的上官也不能小觑。
   「再让我试一次!」佳芸擦掉快要喷出来的眼泪,大声说道。
   「在秘警署时,你应该听说过我曾经杀了山羊最好的朋友,那件事害得我的脑袋身价暴涨。这件事我也是听赛门猫转述才知道的。」上官的眼神有些涣散,好象正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
   「暂时不可能,联合国还没有命令下来。」山羊无奈。
   「糟糕。」上官全身恍若堕入蒸笼,他使尽一切力量要挣脱白梦的精神控制,急得全身汗如雨下。
   「怎办?」鼻子上有条长疤的猎人终于问道。
   「怎办?」穿著外套的男人的眼神这样询问着伙伴。
   「怎办?喂!撑着点,救护车马上来了!」大头龙蹲在一旁,鼓励着圣耀,但他心里知道,圣耀离死神的召唤只剩几分钟时间。
   「怎不早说!」那群警察立刻冲进警车里,声势浩大地往孔庙奔去。
   「怎敢劳动大驾?」上官冷眼看着坑坑洞洞的血苹果。
   「怎么?」圣耀的心中有些害怕,又有些高兴;害怕的是,或许王飞笔看出他命运中某个恐怖的缺陷,高兴的是,既然知道缺陷是什么,应该就有机会弥补!
   「怎么?」圣耀看出阿海脸色的担忧。    不过危险的是,吸血鬼若是不被杀掉的话,通常可以活个三百年不成问题,掌握长生秘密的甚至可以有上千年的生命,这一点在根本上违反任何权力结构的更替法则:「一代换一代」,更违反了欲望。正常的话,吸血鬼帮派的大哥一握权就是好几十年、好几百年,这当然会令底下的小弟心情不好啊!
   「怎么办?」佳芸的嘴唇虚念着:「要不要躲起来?」
   「怎么不去?悬赏一亿的名字,就有价值一亿的力量。」上官笑道。
   「怎么解决他们?电影里说的是真的吗?」圣耀问。
   「怎么可能。」热虫几乎要笑了。    十一楼的玻璃帷幕筐琅震碎,火舌卷起血块烈烈迷荡,大厦轻轻一震,怪力王踩着楼梯,眼泪又流了下来。    「嗡嗡嗡嗡翁 ~~~~ 」螺旋桨的声音盖满了阴郁的天空,山羊拿着军事望远镜,监看着十一楼喷出烈焰的大厦。
   「怎么说?」玉米问,她刚刚也做好了为上官挡子弹的准备。
   「怎幺会想养鱼?」圣耀问。
   「站错边了 …… 」陈先生闭上眼睛,肚子又是一痛。    八宝君的眉毛跳动了一下。
   「张胜凯。」男孩传回纸条时居然在颤抖,字迹更是歪七扭八。
   「张振德回家啦!张振德回家啦!」法师吆喝,一身黄袍。
   「长大就看不见了?」妈彷佛看见一线曙光。
   「长官!前面有状况!」无线电传来紧张的声音。
   「长官,现在该怎么作?」小队长透过无线电,连络另一架直升机上的山羊。
   「这 —— 」大头龙的眼泪飙出,喃喃自语。
   「这……」警察局局长支支吾吾地说。我简直瘫了。
   「这个切口 …… 」八宝君咬着自己的拳头,拳头上的鲜血看起来格外可怖。
   「这个世界不久将要改观了。」马龙说,看着在银网中痛苦挣扎的吸血鬼,手举起,一枪命中疯狂扑向他的吸血鬼。
   「这个掌纹活脱就是一张恶魔的脸。」老算命仙用朱砂笔在圣耀的手掌上,顺着掌纹的脉络画出一个极其恐怖的魔鬼脸。
   「这孩子的血液有种魔力,让我越吸越着迷,竟无法罢手 —— 」
   「这就是老大的魅力。」白发说道。
   「这就是老大说的,我们对抗人类的希望?」阿海默想。
   「这就是你吗?这就是你的执着吗?」圣耀在血泊里舔舐自己的血,看着血里哀伤的眼神。
   「这就是社会的治安吗?」王国的妈妈生气地将头盖骨放在桌上,对着麦克风大叫。
   「这就是为什么在光影美人的枪战时,我为何会挡在佳芸面前的原因,我不想再让我爱的人被我身上的凶命吞噬。」圣耀正色说道:「虽然,我开始怀疑佳芸再度出现,还有遇见你,都是凶命牵动的结果。」
   「这里没有人愿意成为吸血鬼。看开点吧。」腹部灼伤的肥胖男子慢声说道。
   「这两群鱼之间,有没有第三个缸子,老大也很想知道。」阿海笑。
   「这么多猎人,一起把他给轰了吧!」西装笔挺的猎人说道,这次碰巧赶来赴约的猎人,不算倒在地上的,共有十一个大家伙。这可是极怕人的阵仗!
   「这么快就想出新的布局啊?」圣耀打了个哈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