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陈明亮犹豫了一下,“行,但有一个条件。”

  陈明亮笑了:“又怎么了?”
  陈明亮笑了笑,“你说呢?”
  陈明亮笑了笑。他想起刚相过亲的那个女人,表情本来就呆板,又戴着那么个可笑的眼镜,像前苏联电影《办公室里的故事》里那个女干部,眼神儿也像。可那个女干部后来变得风情万种……
  陈明亮心里认可,嘴上不服气,“你怎么知道?”
  陈明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朗朗。
  陈明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我没想到,你的钢琴弹得这么好。”
  陈明亮要说话,张昊用手势制止他,不让他开口,“你和柳颖好了七年了吧?一件衣服穿七年也得长成身上的一层皮了,何况感情?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儿,这两百块钱全当是洗衣费,把旧衣服的本色儿再洗出来,洗成一件新衣服,白的,上面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这多好!”
  陈明亮也不高兴了,“跟你说过多少回了,少提她。”
  陈明亮也看着两人的手,“像个手套?”
  陈明亮也笑了。
  陈明亮一本正经地:“我以德服人。”
  陈明亮一边不住地回头,一边走回自己的桌前。
  陈明亮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吴芳。他的身体完全放松下来,两条腿很舒服地对着另一个方向伸着。咖啡馆的百叶窗把光线隔成一条一条的。
  陈明亮一边掏手机打电话一边冲张昊瞪眼,“不许笑。”
  陈明亮一脸苦恼地说:“问题是别的树也不让我上吊。”
  陈明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那你喊警察吧,你把警察喊来我就不纠缠你了,我一肚子话就跟警察说。”
  陈明亮一时糊涂了。他扭头看朗朗,她被光笼罩着,琴声如诉,从她的手指下面流淌出来。
  陈明亮一时无话可说。
  陈明亮一时有些索然无味,他的身子又懒洋洋地陷落进椅子中间,“你为什么来相亲?”
  陈明亮一时语结。
  陈明亮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不是……我就是……你可别吓唬我。”
  陈明亮一头栽倒在张昊的床上。他喝了多少酒自己也记不得了。头晕。
  陈明亮一下子呆住了。
  陈明亮用脚勾着地,不让张昊把自己推出去,“我保证一眼,不,半眼也不往床上看还不行吗?我就是想找你说说话儿,我一肚子话,不说非憋死我不可。”
  陈明亮用无聊的表情回答了她的问题。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陈明亮犹豫了一下,“行,但有一个条件。”
  陈明亮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开了口,“她把我蹬了。”
  陈明亮有些魂不守舍的,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是爱情?应该不是吧。他们之间见了这
  陈明亮有些结巴了,“我……我的意思是说,你眼前就有彩虹,干吗还要不断地去经历风雨呢?”
  陈明亮有些难过。这感觉很奇怪,怎么会对一个陌生女孩子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陈明亮有些傻眼,愣住了。
  陈明亮有些心虚地笑笑,“我哪知道啊,比较什么吧。”
  陈明亮又把吴芳约出来见面。他到约定地点时,她已经到了,捧着一本书在看。他发现她身上有一种时下女孩子身上很少见的优雅。和柳颖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柳颖是靓丽的女孩子,走到哪里都光彩熠熠,吴芳不是。吴芳仿佛暗处的一株植物,常常被人忽略,但如果注目的话,她也能让人欣喜。
  陈明亮又想起那句歌词:你把我领到井底下,割断绳索就走啦。
  陈明亮在桌子下面踢了吴芳一脚。
  陈明亮站起来,“我去门口等她……”
  陈明亮找不到吴芳,整天来张昊的单身宿舍泡着。张昊一看见陈明亮,做出要撞头的表情,“我说,你就饶了我吧,行不行?!”
  陈明亮只是笑笑。他担心的是吴芳也消失了。
  陈明亮指了指身后的一间酒店,吴芳扭头顺着他的手臂看过去。
  陈明亮指着自己,“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陈明亮转回身来,看着吴芳,他的吃惊模样儿让吴芳露出了笑容。
  陈明亮自己也为脑子里突然涌现出来的想法吃惊,但她们实在是……
  陈明亮自说自话,“八点?太晚了吧?”他抬头望着张昊,“晚点儿行吗?她晚上有两节课,下了课才能来。”
  陈明亮走过去,从鱼缸里掏出一个银色的夹子。把两百块钱夹进去,放到钢琴上面。
  陈明亮走过去。
  陈明亮攥起拳头在张昊脸前比划了一下。他不想再去谈柳颖的事儿了,张昊的比方挺好的,就让她像柳絮一样,让风吹干净算了。
  陈明亮左右看了看,抬头看着吴芳。
  陈明亮做了个手势,吴芳扬脸看着他。
  吃菜吃菜
  大家吃惊地看着吴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