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采访:冯小刚拆解《非诚勿扰》(1)幸有葛优

老百姓一年忙到头.年根底下没有冯小刚和葛优的喜剧片逗一乐呵,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好像八盘六海碗的年夜饭没道硬菜,看着不锦蔟,也不厚实.从《夜宴》到《集结号》,冯小刚严肃了两年,失败了两年,撇出个”哈姆雷特”或者”大兵瑞恩”的深邃媚眼儿,之后就没影儿了.2008年年末,冯小刚终于拉着葛优赶上了贺岁档的班车,累是累了,但是观众乐了,就好像盼了好久的红烧肘子上了桌,这个贺岁档终于名副其实起来,说来内地贺岁电影还是从冯大导演这儿来的呢,只不过心境变了,口味也从咸香偏了甜口,《非诚勿扰》少了一些肆无忌惮,多了一些柔怀浪漫,不过甭管增减,都是大厨的一点心意,观众看了能会心一笑,就满足了.

■拍过几部大制作之后,感觉你在[非诚勿扰中的喜剧感觉不一样了,就像陈国富說的“很入世、很溫暖”

口冯小刚:我觉得没什么变化,但是看了的人都说和原来变化挺大的。以前他们看我的喜剧,都是那种肆无忌惮的坏笑,现在是很会心的笑,我觉得这个说法确实挺有意思的。非诚勿扰有点像不见不散,会让观众会心地笑,跟甲方乙方、段没完没了那种大笑肯定不一样。

■非诚勿扰)中台词的京味不如以前那么浓了,这是你特意做出的调整嗎?你以前的京式幽默非常浓郁,以至总有人说你的电影在南方票房并不是太好。

□冯小刚:他们这说法特别武断,我的票房那么高,全国都开花,他非说在南方不好,可是我每次去南方,连院线都高兴,说终于过来了、要拍电影了(笑),这个真的是一个想当然的说法。我不是老北京人,我父亲是湖南人,我妈是石家庄人,我也不会说老北京话,我的片子中所谓的北京味儿,实际上是新北京话、是一种城市语言,这个城市语言在全国都是有效的。

■时隔几年再回来拍贺岁喜剧,贺岁片的概念已经复杂化了,今年像梅兰芳、(叶河1、(女人不坏有各种类型。

口冯小刚:现在已经变成档期的概念了,不再是类型的概念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观众可选择的类型多,当然喜剧肯定还是最适合这个档期的。

■有人说未来十年的中国电影会是一个牛市,你对此怎么看?

口冯小刚:从目前来看肯定是,票房越来越高,影院也越来
越多,看电影的观众人次都是以百分之三十多的速度在递增。过去一个片子要是卖五千万,那真是全国第一了,现在要是五千万,等于这片子没成功,当然你要看对什么成本了,你像桃花运都卖了两千多万啊,要前几年,像这种片子,我估计就卖个两三百万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