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阳光温热,岁月静好

《岁月仍需记》|文:付小忍

「因为老人,我受教」

/01/

我出生在山东省的一个小县城,12岁以前,从没有离开过。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太大,亿万人有亿万人的活法。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偏安一隅,或许也是不错的生活。

而当我有机会随着父母亲朋走出这个小城,去往更大的都市的时候,突然发现,小县城的低能与落后开始让我心生出一丝烦厌。

到底,自己还是一个俗人,渴望更有品质的生活。见到更广阔的天地,而不满足于现状恐怕才是一个人的本性。

母亲是个非常强势的女人。她从来都是善于察言观色,自然看出了我的那点小心思,便一直在我耳边“煽风点火”。

“伟,听妈的话,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就能去你想去的地方。”

当此时的我在成都的大学写着这篇文章的时候,母亲当年的话仿佛依然在耳边环绕。

我喜欢成都这座古老与现代化并存却从不会让人觉得违和的城市,喜欢这里偏慢的生活节奏和人人向往的自由。

每一次从山东到成都的35个时长的车程都会被我当做一次与众不同的旅程。而唯一一次给我留下深刻感受的却是因为一个80岁的老太太。

/02/

老太太是四川德阳人,生于1938年。缘分使然,我和老太太在同一个车厢,且是对铺。

她说她从天津上车,到德阳火车站需37个小时。我很惊诧老太太这么大年纪独自一人坐火车,更惊讶她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侃侃而谈的随性。

从谈话中得知,老人育有五女一子,现在和儿子一起住。而此次是从天津的二女儿处回家。

“我闺女嫁的远,一年回不来家,我想她喽,就坐车去天津看她,在她那里住了两个月。”

老太太随口说着。我问:“您这么大岁数了,去回都不让人送,您的孩子们也放心?”

老太太说:“哎呦,我才80岁,有手有腿,做啥子要让孩子们送,他们工作也是忙得很。”人老而心不老,瞬间,我对老太太多了些许敬佩。

因为老人年纪大的原因,列车员对我们这节车厢也多留了些心。可老人并没有一丝麻烦列车员的意图,什么事都坚持自己做。

天津的女儿给老人买了很多吃食,老人却看不上眼,笑着对我说:“你看看,这买的啥子嘛,火腿,面包,仙贝……

乱花钱,还讨不得我的心。”“那您喜欢吃什么?”我问。“我活了80年喽,还是喜欢吃自己做的饭,还有我们德阳的酱油也是鲜的很。

”我恍然,老太太在天津住了两月多,这是想家了。我的心仿佛受到了某种触动。

我尚未走完老人80年岁月的四分之一,却先老人60年厌烦了自己的家乡,这是什么道理?

/03/

我试图从老人处减轻心中突如其来的不安,对老人道:“奶奶,天津难道没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嘛。”

老人此时正吃着泡在热水杯里的鸡蛋,眯缝了眼说:“当然有,我外孙带我去那里的古文化街。

去海河,还给我买狗不理包子,买炸糕,好吃的很多,都吃不过来。”老人说的很兴奋。

我也顺势说:“就是嘛,等您下次去的时候再吃啊。”老人眼睛里的光芒瞬间灭了,“不去了,不去了。”“为什么?”我不解。“

我去那里就是想我闺女了嘛。现在我去过她住的地方了,知道她生活的很好就行了。

我在那里住了两个月,女婿他们也听不懂们四川话,闺女一上班,连个说话的人都没了。

天津不是我的家,对那里的人来说,我只是来这里串串闺女的门,而我在那里,就是一个外地人。

有些地方,想去,去一次就够了。可德阳,我待了80年了,在这里生,这里长,到死也是离不开了。”

我突然语塞,老人说的这些话,仿佛一条条长鞭,鞭鞭抽打在我的身上。成都于我来说,何尝不是异乡?

我会在这里完成我的学业,或许还会在这里实习甚至工作。

未来不可知,可无论我在这里待多少年,甚至有一天可以操着一口外人听来地道的成都话。

但是我的家,始终在山东的那个小县城,这无关于它贫穷还是繁荣。

老人可能从没有对女儿说过那些话,也是,有些话,对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反而更易说得出口。

我的路还很长,未来,我依然会去很多地方,这些地方,都是我心中的远方。但我的家乡,却从没有变换过地方。

这段旅程,因为老人,我受教!

作者

笔名:傅小忍,山东德州人,在校大学生,短文学网签约作者。爱好写作,尤其喜写散文。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