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时光浅浅里的温柔》|文:释然*绽放

「化成眷恋的风,飘着记忆的雨」

/01/

曾经喜欢看着你笑,拂面春风,恰似桃花盛开。

如今依然喜欢看着你笑,只是泛黄的照片,笑容渐渐失去了色彩,埋在岁月的风尘中,丢失了原有的温暖。

最后的分手是在一封情书的背面,寄出去的信笺,原封不动的寄了回来,上面多了几行字,大致说你要结婚了。

我以为是玩笑,在你的电话、qq上我发了无数条短信,至今无人回复,我失恋了,却不知道为什么。

相恋六年,一别一辈子。有时候想想这六年的时光如此短暂,稍纵即逝的日子里,所有的画面在脑海里片刻便放映完。

回忆里的美好,让人嘴角含笑,心中尽是酸楚。

一直以为是注定的一辈子,没想到我从军两年,冻结的爱情成了无人解封的诅咒,从此搁放在那里,无人问津。

没有你的故事,我那六年也就成了一片空白。你离开的时候,那六年满载一船温暖,一直行驶在我内心的沧海里,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国度。

我自私的封存着经历里的点点滴滴,化成眷恋的风,飘着记忆的雨,落在心坎,寄出祝福。

/02/

六年前,青涩的我们还天涯两端。记得那个炎热的夏天,教室内一股股热浪。

我坐在靠后门的最后一排,天气热的厉害时,会打开后门吹吹凉风。

我喜欢的远方和蓝天,直到你从我身边经过,远方成了我和你的距离,蓝天成了形容你的美丽。

整整一个下午,我魂不守舍,写了一封又一封情书,斟酌又斟酌,满满的心意写的密密麻麻。

事先对你自己进行了客观的评价,那就是稍有文化的小流氓。情书帮别人写了无数封,自己的情书还是第一次,总是感觉词不达意。

本想写一封千年的绝恋,看一眼便知我这众人寻你千百度的痴心。也想写如春风一般温暖。

瞬间融化一颗芳心,躺在温柔里,感受心心相印的欢喜。最终也是肤浅的表达,算不上浪漫的追求。

夕阳西沉,落日的余晖拉扯着影子好长好长,我匆匆回到宿舍,捯饬了一番。

结果弄了一个爆炸头,本来好好的洗剪吹,弄好看上去像极了地痞流氓。

接着在学校的花园里顺手摘了三朵玫瑰花,血红血红的颜色,纵然在黑色的幕布下,也能看出它流淌出新鲜的血液。

七点半的晚自习,踏着月色,徘徊在你的教室外,后来还是找了一个老同学约了你出来。

想来你是欢喜的,也感觉你应该很快接受的,我很自信。可没想到,你一本正经的说,高中三年,好好学习,不谈恋爱。

我开导了你一番,结果没有结果。

吃饭的路口偶遇,散步的操场跟踪,上课的路上,从此那扇后门再没有关上过。

所有能够遇到的地方,像是贴了我专人的标签,但凡有你的地方,我必在。

一晃半年多,折腾来折腾去,已经很熟悉了,可就没有捅破彼此的关系,也许爱情便是如此,待熟悉到羞涩表达的时候,爱情刚刚好萌发。

高二开学没多久,我鼻窦炎严重恶化,需做手术。

七天的病床日子,魔鬼般地令人窒息,还好有你在,让我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快的病了的日子还没开始,就匆匆好了。

你照顾了我七天,笑话了我七天。你说:我脸蛋肿的像皮球,腮帮肿的都找不见了,很丑。

我说:你喜欢我不肿的样子?你没作答,只是羞涩的走开。

古人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句话我是真切的赞成。

出院后,每天都像是情人节,其实一切都没变,只是多了一双清澈的目光,眷恋着那季轻风微微荡漾的那扇门,依偎在课桌前懒散的少年。

看着看着,像连着一根线,不猛然回头,恐牵扯不断那双目光的交汇。

/03/

高三我牵着你的手,仰望我们想去的远方,许下一辈子的承诺。

大一我在很远的地方,我们聚少离多,每次见面匆匆,分别默默无语。淡了,像是所有的东西都在奔波的路上,一点一点消失。

大二我想我们的爱情又经历的一年的考验,很牢固。

可你说,不敢期待我来的日子,短暂的快乐抵不过漫长的孤独和寂寞,更慰藉不了心的自由。

我们的爱情,终止在了一年前,没有驰离远方,也没有走向光明。

大三我选择的服兵役,彼此商讨后并无结果,我毅然决定从军。临走的时候,你说忙着考试,赶不上送我。

拥挤的车站,几个同学抱着我哭哭啼啼,说着一堆温暖的话,我忘了说了什么,只是盯着车站入口,期待那最熟悉的身影。

走到我跟前,说一句一路顺风。

从军两年,能联系的时候第一时间联系你,中间不知为何,就失去了你的消息。

后来收到一封信,你说手机丢了,我买了一个新的给你,只是那个熟悉号码再也拨不通。

写信是打发时间的最后寄托,一封接着一封的写。最后你很残忍,连陌生人都不如冷漠回答,通知我你要结婚了。

我没有哭泣,纵然心里很痛,可你选择了和我无关的另一个人生,我相信你会过得幸福。

我回了信,“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年,要过得幸福”。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亦如此,人生旅途六载时光,有你陪伴,虽不能相伴到老,曾也一同成长,一起熟稔。

纵然昙花一现的幻境,也足以让我用一辈子珍藏这份美好时光。

作者

笔名:释然*绽放,80后作者,从小酷爱文学,喜欢写作,细腻的文笔,刚毅的性格。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