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画骨,鬼影绰绰:《新画皮》

画骨
曾经,摹聊斋轮廓、描神怪乱力者,不尽数。然画虎画皮难画骨,皆似盲人摸象,得其方寸,失之神髓。而今,[画皮]展卷临轩——提笔,勾勒神鬼渲染,浸透人心三分;泼墨,间缀花容数点。红印落款处,鬼、人、情,道尽世间事。

鬼影绰绰
鬼名声发臭与其历史几乎等长,直至蒲翁反其道而行之,才将蹲在反派阵营墙角玩了几千年沙子的鬼,用笔墨划拉至优等种族行列中但也只限于女鬼。蒲翁的偏爱如入走火入魔之境,《聊斋志异》女主角们99%都为选美出身,个个都有首四四拍的主题曲。

《陆判》中描写吴侍御之女为“长眉掩鬓,笑靥承颧”,意为“秀眉又长又细,弯弯如柳叶,掩映着双鬓,脸上一笑,就有两个小酒窝”。《胡四姐》则是“荷粉露垂,杏花烟润,嫣然含笑,媚丽欲绝”,意思是“如清晨带露的粉荷,三月里春雨滋润的杳花,嫣然含笑,娇艳妩媚,美丽绝伦,举世无双”……再举例,半本书都要抄上来了。

奇怪的是,这些人生前还为人中凤凰,死后都会变作死不瞑目的游魂野鬼,于是蒲翁千方百计“加害”她们,使其具有更为合理的反抗动机,也更显楚楚可怜,冲淡身为鬼之阴森可怖。《窦氏》被恶霸南三复强行霸占后抛弃,寒夜里与怀中小儿双双变作冻死鬼,不屈不挠实施报复行动。朝廷镇压于七之乱的军事行动中,母亲被折磨至死,《公孙九娘》自杀,直到做了鬼新娘,“忽启镂金箱里看,血腥犹染旧罗裙”,依旧放不下十年冤情。

蒲翁心疼这些女鬼,终究会给她们安排大团圆结局——一报仇成功或安心投胎。值得玩味的是,即便将鬼美化到鬼都不信的程度,蒲翁也从未否定“凡鬼必害人”,还曾借《小谢》暗示过亵玩女鬼可致伤残的医学原理,文中陶生受美鬼亲肤骚扰时,深知“但阴冥之气,中人必死”而坐怀不乱。幸好俩小女鬼也深明大义,才没招惹什么祸事。

故有人说,去掉一些异类,《聊斋志异》中的鬼故事可另编个集子叫“女鬼欢乐满人间”。而《画皮》就是异类,“也是聊斋不多的几篇淋漓尽致写恶鬼的篇章”。这《聊斋志异》中1%的丑女心术不正,披上“二八姝丽”的画皮后,使尽媚术勾引王生,败露后将心上人吓得钻回原配夫人的被窝,还扑将上去挖其心肝—在这本倒行逆施的奇书中叛逆,也就是负负得正,鬼终于又是反派了。

努力和《画皮》撇清关系的画皮在这点上没能逃脱条条框框,九霄美狐小惟是影片的相对反派。值得注意的是,狐与鬼本是两种不同概念,狐美艳聪慧却不伤身,是聊斋婚介所里与穷书生配对率最高的种族。

九霄美狐实现二者合一,即鬼的阴险藏匿于狐的妖媚之中,前后又经历三变残军中楚楚可怜、酒徒中颠倒众生、幽夜中蜕皮露馅,人物性格饱满尤其小惟心比天高,明知王生不属于她偏要去争,是蒲翁笔下夜奔型女选手中的饺佼者而飞天蜥蜴小易并无来处,在全书中也无明确妖物可资借鉴,因为蒲翁笔下女性独立强悍,不必雇佣助理。

[画皮计此不太面善的痴汉角色,一是为维持人妖生态平衡,二是隐晦地告诉大家一个俗烂的道理,以爱之名万事可谅。片中有个细节,小惟冲着小易喊,你懂什么是爱吗?

此言不差,他不懂,但他一定是那个最懂得如何去爱的人,因为他身后无备胎,只是专注地看着小惟吃他切得又薄又均匀的五花人心日日变美,转身又去勾引别的男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