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花容灿烂:《新画皮》

前面已经得出结论,画皮讲的就是原配和自以为是的二奶,如何斗智斗勇捍卫卧室领土完整的《道德观察》明星版。放诸日常坊间,听来着实无聊透顶,在妙笔生花的《聊斋志异》中却完全是另一番况味,而直被引以为鬼才的蒲翁,写到此地忘乎所以,終于露出道德缺陷的老狐貍尾巴。

《聊斋志异》中有个和《画皮》神似的故事,名《阿锈》。民女阿绣是个“姣丽无双”的女子,为刘子固爱慕久已,无奈已有婚约在身。刘子固只好“徘徊顾念”,此时狐女用法力变为阿绣模样主动示爱于他,得偿所愿。但旋即,刘子固猜疑阿绣身份。

差点被他陷害的阿绣非但不发难,反而帮他于乱世中解救民女阿绣,并促使两人结为秦晋之好。慢慢地,狐女阿绣以隐忍姿态获得刘子固青睐,更重要的是,通过修炼,其容貌与皮囊逐日融为一体,直至同床共枕的刘子固已无法辨认,三个人倒开开心心地三人行起来。狐女仿睿这段神似“画皮情于理,《阿绣》都应该是二女争夫的故事。诡异的是,在蒲翁笔下两位阿绣皆无独占刘子固之心,反而为能共享夫君而感到幸福。且不论有多少女人会有此度量,问题是男人对此永远是心安理得、泰然处之

的,包括浦翁在内。《陈云牺》和白云乃二观两尼,一生梦想也是共侍
一夫。鹦鹉《阿英》因不能生育,张罗着帮夫君甘珏另娶姜氏。

仙女《嫦娥》和狐女颠当非但不互相嫉妒,反而为讨宗子美欢心,一起“对镜修妆,效飞燕舞风,又学杨妃带醉”《连城》和乔生,生死相依,偏偏结尾还阳时,宾娘插足,成三人行。最绝的是《青梅》,母亲狐女气父亲另娶她人勇敢远走,她却想要撮合小姐和张生,自己当嫁妆,至此再论什么智谋摆脱命运柬缚,岂不成了笑谈。于是,马瑞芳老师得出终极结论,娥皇女英共侍大舜,千百年左右着小说家,蒲松龄也津津乐道,故事很美,又都散发着二美一夫的酸腐气息

《画皮》是个例外,因为是个纯洁的抓鬼故事。(画皮却自己跳进火坑。赵薇饰演的义胆忠妻佩蓉,一开始是义胆,在任何人都不相信自己看透妖孽的情况下,左冲右突寻找出路。

待庞勇和夏冰杀到,佩蓉却为丈夫一番诚意却不合时宜的“夫妻信任论”动摇,准备以自己的方式接纳小惟,这时的她还是忠妻,却是彻头彻尾昏了头的愚忠。直到小惟欲望膨胀,将佩蓉变作自发魔女,导致她痛不欲生,方才醒悟,小惟要征服的不是王生,而是要击垮她,于是奋起反击。蒲翁笔下的新女性形象这才复活一同时“复活”的还有小惟,尽管她可能灰飞烟灭,带走剪不斷理还乱的四角恋,却也为争取幸福的战斗留下了痕迹。唯独此时的蒲翁,恐怕要等着被戳穿伪女权主义的面纱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