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九霄美狐:《新画皮》采访周迅

如果把[画皮]当作一个人的话,那么我这块代表的是贪念。

■你接演“九霄美狐”这个角色,之前有什么的顾處吗?
口周迅:顾虑倒并不是来自于正角反角的问
题,虽然狐狸精在大家的意识里面是一个贬义词,但其实《聊斋志异》里头的狐狸精都是很善良的。我的顾虑就是说,在跟导演商量的时候我也在问:导演你为什么会找我演呢?因为我没有那种(模仿妖艳的姿态),对吧?导演说对,因为你没有,所以戏剧冲突会更强。

■那在具体表演上呢?
口周迅:当时我跟陈嘉上导演说,我不想用大家认为的狐狸精形象去演,要这样演的话,有很多比我好的,我也没有必要非要去学这个东西。陈嘉上导演说对,他也不想要这种演法,他就是想让观众看到一个千干净净的、简简单单的生活中的人,没有人会相信就是这个人搞出了这些事情,可结果她就是……所以在接这部影片的时候,跟陈嘉上导演的这次聊天是很重要的,一个是你为什么找我,还有就是我不想这样。

■可不可以把小惟理解威是一个第三者?
口周迅:嗯……我其实不太赞同说这个狐狸精是第三者。比如说,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然后我很喜欢你,你觉得你也很喜欢我,这个时候我才叫第三者,但如果只是我喜欢你,而你变成我的,那怎么对付你的爱人呢?就是对她特别好,让她明白我的情感,当女人知道另个女人是这样爱她男人的时候,她是懂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最坏的,我不是真的对赵薇好,而是为了让她慢慢理解我。

■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小惟还是一个恶人。
口周迅:我觉得她不是坏,有句话叫做不知者不怪,就算她修炼千年或者怎样的,她毕竟没有碰过爱,没有碰到过这种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感受,修炼万年又怎样?她对这个人是真心实意的,到最后都可以答应说:我不吃人心,我陪着你。所以她是真的遇到了,只有真爱出现她才会嫉妒,才会有后边那些占有欲和嫉妒。

■王生对你的情感是怎么样的?
口周迅:比如说两个非常相爱的人在一起,每个人都会有自己脑子里想的事情,而这个想的你做不做是另外一说,那可以理解为人心里的另外一种欲望。九霄美狐就可以代表男人心里面另外一种欲望,但陈坤是成熟的,是对爱负责任的,他会把这种欲望处理成其它的情感。

■片中对于你吃人心的场景会有所展现吗?
□周迅:没有,其实陈嘉上导演本身是个挺儒雅的人,他不是北野武,他不喜欢暴力,也不想要这种血腥恐怖的东西,因为电影的主题就不是恐怖啊惊悚啊,它其实是在讲爱情。

■吃人心这个设计,有无象征的意蕴在里面?
口周迅:其实鬼怪的手段,最终表达的还是人性。它象征了九霄美弧在认识到爱之前,在懂得爱之前,是一个欲望者,代表着人性里头的占有欲——我的力量非常强大,我要得到你我就是要得到你。所以其实如果把画皮当作个人的话,那么我这块代表的是贪念。这个角色其实演起来很有挑战,因为既要骗剧中人,又要让观众觉得你的表现合理

口周迅:对,因为她知道一切、掌控一切,她也知道赵薇怀疑她,也知道孙俪在抓她,所以我就特别注重一些瞬间细节的表演。比如说有场戏,我眼赵薇在剪布,其实她怀疑我剪的时候她一直在想问题,就把我手指给剪了,我就叫了,但不是因为疼,这个对于妖来说是没有问题的,而是因为动物最基本的被侵犯时的那种反应,但突然又想到我现在是个人”,这样是不对的,所以就转过来说啊,我没事。一方面是当下最本质的反应,但又要马上把它拗过来,转换要非常快。她跟赵薇经常有很开心的交流,但跟她说话的时候,其实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可能我是这样看着你,但你会感觉其实我不是完全在看着你我演的时候,只有对陈坤是那种很透彻很直接的,对其他所有人都不是这样。

■整个拍摄下来,你印象最深的是哪场戏?
口周迅:还是结尾。那场戏给我的最大感觉就是痛,从早上开始,因为先拍坤儿的一面拍我的一面,我从早上就开始哗哗哭,我想完了完了,上午拍坤儿,下午拍我怎么办啊?直哭呢。虽然可以收着不哭,但情绪总要给到。好,拍完坤儿这边,吃一点中饭吧没力气,可你情绪不能断,我就一直想怎么办怎么办,补妆的时候脑子一直在想,谁知后来
进现场,一看到陈坤,哗——那个情绪就叉开始了。一整天,到最后我真是起不来了,叫在地上让人扶我起来的,那个痛真的是

■那你是否享受这种表演体验?
口周迅:我喜欢,但是不能太多(大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