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画皮》独家专访赵薇

这个角色不是那么忍气吞声,反而是个唯一真正感受压力的人。

■看剧本的时候,你是否觉得佩蓉这个角色对你而言是个挑战呢
口赵薇:我决定拍之前没看剧本,这是我第一次不看剧本就接一个戏,因为我大概知道《画皮》是什么样的故事,就是老瓶装新酒吧,这老瓶我是很清楚的。导演当时很匆忙地跟我碰了一面也没有空给我看剧本,他说你看了也白看,每天都在改,因为确实到最后一天还在改,不像我们这达导演捧个剧本琢磨了一年多然后再弄。他就跟我讲了下故事,讲了一下怎么拍,当时他就是想让我挑战挑战怎么去诠释一个传统角色,加点氟覆跟动作。对我来说这有点难度,我就倍儿有兴趣,反差越大就越有可发挥的地方。可能如果我原来就是那种贤良淑德类型的演员,我倒不定有那么大兴趣了。

■那这个贤良的角色,与其它淑德的角色相比,有什么特点吗?
匚赵薇:我觉得导演对这个良家妇女的处理还是不常规的,我是唯一的知情者,其他人要么不知道,要么不相信,要么说你有问题。这个角色因此就变得不是那么忍气吞声,反而变成一个唯一真正感受压力的人。导演当时也说这个角色非常非常难演,可能是最难演的一个角色,不要看她好像是一个很典型的角色。

■具体表演时候的感觉呢?
二赵薇:拍的时候我挺痛苦、挺烦躁的,其他人我觉得比我好点,因为他们都是不知情者,肝以就可以正常地演,我得演知情者,所以每天都挺郁闷的。而且我刚从赤壁下来,演完个什么都是快刀斩乱麻、冲在第一个那种,以到这儿给我憋的。我还跟导演谈过一次能不能让我放一下,我觉得一个角色必须有些地方要有态度,你不能让我一直没有态度。

当然最后还是给了我一个态度,但拍的前一个月,我都是没有态度地在表演,非常压抑。我感觉很多人每天都有很多可以演的,就我感觉每一天都没怎么发挥能量,一身劲没地儿使。

■这种压抑除了角色本身的定位,还有其它的来源吗?
口赵薇:其实我没有跟像陈嘉上导演和他的团队那样的香港团队合作过,一般我们演员都比较自主,自己找饭吃,自己去把握角色,但他们会给你在场外造一点氛围跟压力,让你去进入这个角色,但这些我当时没觉得。其实他们觉得我演得很好,但并没有过多地给我肯定和信心,他们觉得这种志忑挺适合人物那种状态的,所以每天演完后我都觉得我演得很不好,他们看到也就点点头就走,让我每天都很郁闷。最后还真是靠意志力在演,因为毕竟不是那种属于拿钱演戏的演员,所以你对每个角色都得认真。等片子完了以后,他们才跟我说我做得挺对的。当然这个角色怎么说呢,不能说好到什么程度,或者说跟谁比一比这样,就角色本身而言,到这个份儿上,我觉得确实是挺不错的

■佩蓉与小惟对抗的动力来自哪里,正义感?还是为了爱情?
口赵薇:她是个妖怪,力量太大了,大到你没有自信,说我要把你揭穿,所以不存在正义感上的对抗。动力可能就是要保护自己的爱人保护自己的家人吧。

■那她不担心陈坤交心吗?
口赵薇:难道妖怪喜欢他,他就能跟妖怪走吗?我们是人嘛。难道他跟妖怪在一起,他会辈子就好啦?反而可能会是一个不归路。而且我认为画皮是一部新古典主义的商业电影,个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同时爱上两个女人呢?如果我爱上了怎么办呢?而不是一个道德约束下的情感。好看就好看在其实很多东西都是发乎情,但是这个礼止在哪儿?对方又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他喜欢周迅的,但他也觉得不应该喜欢。

■听说你的白发魔女形象,一开始特别难看。
口赵薇:对,非常难看。头顶是光的,一圈毛,还拖了几根长毛,半个脸是烂的,两颗獠牙。在还没有做之前,我问特效化妆怎么弄秃头,贴毛,獠牙,我说:哇!好丑啊(大笑)!然后问要做多长时间,五六个小时吧每次,我听就崩满(笑)。因为我以前做过[少林足球那光头每天做八个小时,就那么几个镜头三天没睡觉,白天拍,晚上十二点钟眯一会儿,二点以后就开始做头,有两个人撑着我,因为我打瞌睡。

■是因为太丑,才跟导演建议更换妆容吗?
口赵薇:在我看来,没必要弄成一个想当然的怪物,对于我的角色来说,她只要变成妖怪就够了,什么类型不重要。而且整个面做完以后我的表情做不出来,就没法演戏了,这也是放弃的一个原因。我就哭了(笑),因为我不想被别人弄成那样,导演很吃惊,说那他再想想,最后就想成了现在这个,当然现在很多人看了也觉得很恐怖啊,但我的底线在那儿了,我觉得相当美丽。

■你对导演把妖怪人化的处理方法怎么看?

口赵薇:周迅掩饰得非常好,她不是一个三脚猫的妖精,她做得非常到位,确实没有人会想到她是,最后连我自己都觉得她可能确实不是。这是我觉得导演处理得比较好的地方,没有什么东西都是想当然的,不是妖就一定要是个妖样,人就一定要是个人样

■你跟陈坤是掌友,与他演戏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口赵薇:虽然我们同学十几年,但从来没有在一块演戏,他演戏不太像他自己我觉得。他平时话很多,然后很灵活,可能是角色的问题吧,让我感觉很陌生。我突然觉得其实我跟他一点不熟你知道吗?当然,一拍完以后就很熟了

■那你们之间的熟识有对表演产生阻碍吗?
口赵薇:没什么阻碍,比如说演床戏的时候,我们俩人就很大方,也不用不好意思什么的,就一顿熊抱(笑),然后就过了,也没有产生任何异样的感觉(笑)。

在{画皮拍摄的过程中,陈嘉上对你现在所学的导演专业有帮助吗?
口赵薇:每个导演都有自己特别擅长的地方
像我刚跟夏导演拍完《一个女人的史诗》,我觉得夏钢导演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导演,对文学的理解太深厚了。陈嘉上也是编剧出身,他是一个很开放的导演,我觉得他请了非常好的团队,对摄影他根本不发表任何意见,演员你们也是尽量演,他就是抓剧本,抓他的处理。我觉得他是一个很会合作的导演很知道自己位军的导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