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就当是一个老朋友:专访张艾嘉《一个好爸爸》

给我们谈谈过去的电影吧,我觉得{最爱的结构很有意思,本身是倒叙、回忆结构,中间还会有插叙、懑念,当初选择这种结构是出于什么考虑?
口张艾嘉:因为最爱讲的就是一个陈年老事、心结,两个这么好的朋友,你在开始都会觉得她们是相依为命的,所以一开始要有那个气氛出来,就是她们多么的和谐,老了的时候手勾着手,从年轻就变好朋友直到现在,好像从来没有事情发生在她们生命中一样。

其实错了,她们的心结是从年轻到老……(大笑),而且还留下这么大的一个伏笔—一孩子,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大的悬念,要一点点揭开。我还记得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都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电影,我的很多好朋友、同学常常来找我,一起吃饭啊、出去大家聚会啊之类。有的时候我答应了她们,可是突然临时公司有事情就不能去,这个事如果说这个发生在我们电影圈的话,比如说答应去聚餐什么,你都没有去,他们就会觉得说,哦!你好差劲哦,明明答应别人的,你现在大牌了…就这样。

可是只有在最好的朋友当中,就是我的那些同学们,她们反而会说:好好,你赶快去,工作要紧是这种真正的好朋友、真正的那种关系,大家就不会有这种计较。我记得有次就是发生这类事,我必须要赶去工作,就在洗澡时——一我常常洗澡的时候有很多的感触突然就觉得说,我的这班朋友真的是好朋友,然后又突然想,如果说我跟我的好朋友爱上同一个男人的话,那到底是好朋友重要呢,还是男朋友重要呢?那个时候,一般都是男朋友对我们来讲是最重要的。那个澡洗得真是很累(笑),但最后我觉得还是好朋友最重要,我就下了这个结论,可能这个就是我的个性,后来就想要写一个这样子的东西!

■这个片予的美术很棒,只是主人公的房间都太整洁了,冷冰冰的惑觉,好像不是给人住的,有评论提到,这是为家问题出现埋下伏笔,是这样吗?

口张艾嘉:嗯!我的美术是张叔平嘛,都是按照那个年代的感觉来做,这个故事应该讲的是五零年代跟六零年代的香港,其实那时家里的陈设就是这么简单、简洁,并没有很刻意去弄,或者说老一辈人家里面都没有什么太花哨的东西,但是会有一些线条的东西,像里面的衣服、我们用的所有的沙发啊之类,都是线条的东西比较多。

仔细看你会发现,张叔平在线条方面非常讲究,反而我们没有刻意增加什么。其实在那个年代,我们今天来讲的中上阶层,他们都是有这样的一种气度,也是因为这点,所以他们会有故事里的那种选择。至于伏笔这些,我都没有想过…

其实这些都是评论的过度解释,看这部片子和您后来的电影,很明显当您作导演时,技术辅助方面的力量都很强,像摄影、剪辑之桑
口张艾嘉:我都用很好的人,哈哈,没有啦,应该这样讲,我觉得自己都很幸运,碰到的多数来讲都是跟我很合的摄影师。像[最爱是马楚成,这是他第一部戏当摄影师。我们两个都很大胆,后来也有很多合作,马楚成那个时候就是那种香港派的,快而准,我是台湾派的,慢一点,可是细节部分我们配合就会很清楚,我的长项、我的强项在哪里呢?就是只要摄影师把摄影机摆好,我就知道那个 Sense对不对,这个是我敏感的地方了。

我不一定说在构图上面是最好的,这个是你摄影师一定要帮到我的,你的构图只要一摆好了,我就知道我的演员在他那个构图里,出入、位置、跟镜头之间彼此产生的关系是多少,这个是我的长项,因为我是作演员出来的。

会不会有时候无法清楚表达自己想要什么,但一旦东西出来后,就会一下很肯定?
口张艾嘉:那也可能,就是说导演很清楚要什么,但未必是能明确表示出来,因为我看过很多导演,他知道他要什么,但说不出来,这就很急人,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这样子,因为拍多了不想再重复自己的时候,常常会觉得,想要的东西就是说不出来,可是只要东西一出来,就知道,哎,就是这个,所以就是要试,拼命试。也有的时候你就会很清楚要什么,构图要怎么样的,那就会很容易地拍到了。但我现在越来越习惯另外一种,而不喜欢跟摄影师说,哎,你要摆那个位置,那要擾影指导来干嘛呢我希望每一个部门都能主动,所以我给大家很多空间。尤其是摄影部门,我都会一进来就希望演员走一次位置,你们演员告诉我会怎么走,怎么去处理这场戏,那我可能会看到一些跟当初想象不同的东西。像很多导演在刚开始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先画 Story form,弄一个图板,就说我希望他们这样、那样。

那如此一来,这部戏的男主角、女主角就是这个导演,这个是我比较不太想做的,也不是我的风格。我还是希望演员们能够在这一幕里面有他们的主导性,摄影在视觉上有他的主导性,每一个人都有他的主导性,我是来整合他们的。到了剪接的部分…剪接我花很多时间,这一方面我非常的强势啊(笑)。可是我的剪接师也是非常的好,初剪的最大权力我一定丢给他。以前还会来选选镜头,就比如说有三个TAKE,我来选哪个是我要的,这次拍一个好爸爸,看完几次毛片以后,我镜头都没有选,就让他来弄了,可是我都会看一遍,很奇怪,我的记忆力很坏,唯一最好的记忆力就是对镜头。你不要糊弄我说没有这个镜头,我一定给你找出来,只是我的记忆力大概只对这一块敏感(笑)

■游片中你有一句对白,说「阿明总是说我很聪明,其实我什么都不会」看到这里就会猜测,这句对白除了指代角色外,是否也有您自己的心声在里面,因为当时你做演员都很成功,大家也都很称赞,是也会想告诉大家,其实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口张艾嘉:写剧本时我只是在替那个女孩子讲她该讲的对白,因为当时我就是想说,有这么样一个个性的女孩子,会说什么,写的时候并没有依照我自己的个性,但都不晓得是不是下意识的(笑)。有趣的是选角色时候,因为那时两个角色是我跟缪赛人挑,我就先给她挑,因为多数人都会挑芸芸,就是我这个角色,如果依照大家的个性来讲,缪赛人也有可能去挑这个角色,因为她的个性也是那种(敢想敢干)…好像戏里角色的那个样子,但她反而选了另外一个。

■说来也奇怪,{最愛作为您早期的导演作品,反而最后是態的表演获得奖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