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专访张艾嘉《一个好爸爸》

……些曾经美丽过的事情变成了一个不好的事情。因为离婚、分开总是会有些丑陋的场面,那我觉得反而当该要分开的时候,就干脆分开好了,再相调时可能会有另外一种更深层的意义在里面。就像我讲的心动也是,那时候我也看过很多男女的故事,甚至包括我自己都有过这样子的感情,就觉得这个东西真的就本来是那个样子,但都没有人拍,那个时候老觉得台湾是拍很多文艺片,可是都没有人去把爱情讲得那么彻底,他们喜欢什么主题啊、关怀啊,爱情他们都不肯去接触。

那时候我想,就是彻彻底底、单纯地很想讲这么一部爱情片,就是去面对爱情。

看这部戏也会岌现,您对生活的观察猿仔细,很多细膩的东西能够被捕捉」到,作为导演,您觉得这是一种天赋吗?
口张艾嘉:这个可能跟我做演员有关系,因为我们做演员,最早的时候,进去学习的一个基本功就是去观察,因为我也不是什么演员训练班出来的,那只有自己去摸索,大概也看了很多戏剧的书,苏联的书、美国的书啊(笑),去偷一点师。开始的时候也挺慌的,所以我觉得每一个导演都是我的老师,就是去观察嘛,我觉得做演员一定要去学习观察,不然怎么做得了那么多的戏啊!

所以我常常告诉新的演员,你们一定不能老把自己当明星,因为明星没有所谓的日常生活,你就没有办法观察到其他的人是怎么一回事情,表演的基础、环境就没有了嘛!所以说,为什么我很不喜欢现在所谓的一个体制,年轻的小朋友一进来,就先把他们包围起来,然后他们看到的,除了他们的保姆车之外,就是他们的保姆(笑),还有他们的粉丝。

之外这个世界还有多大,完全不知道,你怎么去揣摩一些其他人的心理呢?因为你看不到其他人的生活、态度,对一些小的细节就没有办法捕捉,那怎么表演。

心动的结尾给人印象很深,你在飞机上的一幕都己经非常感人了,那这里就可以结来了啊,为什么还要加结尾油画的一幕?
□张艾嘉:那个时候很多人跟我讲,你把它拿掉,我不肯,对我来讲那个叫地老天荒。

我觉得人们常常讲的,我要跟你白头偕老、地老天荒,好像就是定要在一起,那我觉得对这两个人来讲,不需要人就非在一起,但要回去那种感觉。所以对我来讲,那一个是特别重要的感觉…所以我都飞到美国去做那个结尾,也是我第一次做特效。而且我也是那种浪漫派的人嘛,故事完了以后,我就会觉得好想再看回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的感觉,就是那么单纯的样子,所以我一定要看回那个东西。

就像后来的想飞},这次的一个好爸爸一样。
口张艾嘉:对,因为我觉得电影就绝对要浪漫,要比真实世界中要更浪漫一些,它是个过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