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有一种思念,不联系,不打扰

《清风不扰客,留香等人寻》|文:扎西次仁绛秋

「忧伤却不悲凉,凄凉却不疼心」

/01/

一段路,延伸到何处,才是停驻的角落。

开满了耀眼的鲜花,还是遍地疯长的蒿草,有着惊喜的微笑,还是落魄的景象,一切的存在,皆然已不在我的想象之间。

我是远处而来的过客,唯有经过,经过你笔下简约的景色。

看见你成长的故乡,看见你曾遥望的月光的模样,看见梦中的荒野,看见岁月弹唱的诗歌,听见风沙吹乱的故事。

或许,唯有那个时刻,拼成的美景,忧伤却不悲凉,凄凉却不疼心,也唯有那么一瞬间。

所有的幻想,换成幕幕醉心的画面,陪着一路的风霜,饮尽一杯含泪的苦酒,呈现眼前的才是最真里的梦,最梦里的真。

你是谁,为何在那里出现,你经历的过往,是欢快的岁月,还是凄冷的悲剧,你披着故事的围巾而来,害怕冬季的冷雪,还是深秋的寂寞。

列车划空而去,匆忙的窗口,是否就有你守望的尘缘,你停落的脚步,是否曾有人停留。

月光碎落一地,哪一重楼阁,乘满了思念,散满了尘埃,剥去层层灰石。

覆盖的是我不忘的琐事,是我忏悔的遗憾,是我沉沉的美梦,还是我前世遗忘的沧桑。

我打开时光的闸门,断续的故事,可否就此还原,清晰的浮现消失的画面,陪一个熬夜的孩子,说一宿的话,谈一夜的心情。

/02/

那么一间盛塞缘分的木屋,可否能承受我不经邀请的打扰,会否在我踏上的刹那,一脚压断历史的书台。

打翻落在书签上的文字,错误的编排其中的角色,徒然添上许多意外的悲伤。

在那小小的屋子里,那个扶桌而眠的女子,悄然睁开眼睛,醒来的瞬间,分辨的容颜可否一目了然。

若岁月容我幻想,写一段零碎的文字,我要在相遇的前头,涂上一味单调的颜色,勾勒的线条,丛然没有炫目的光彩,也该有醉心的芳香。

仅仅一次,就那么短短的一眼,记住它独特的韵味,记住它封于尘埃里的心事。

我相信那个淡雅的女子,定然可以借红尘一生,许你不一样的青春年岁。

最好在相遇的时刻,下一场缤纷的大雪,掩埋一切热闹的气息,不必惊讶于喜悦,不必欢喜于初见。

用力的奔跑,躲进一处锈满故事的屋檐下,数一数刻在木梁上的痕迹。

有些刻痕,或已越过我的简短的阅历,刻痕的人已然辞世,留下的故事已然消逝,回往的路已不见当初。

/03/

隐藏在白雪下的山峰,该有几个慕名而来的访客。

捡一处干净的停译,安静的赋一首诗,拍一张落魄的照片,笑出许多皱纹,仍不在乎的欢喜而去。

到了绝顶的山头,尽目皆然全白,白茫茫的滋润大地,天地山水,似乎不过一块惹人嘴馋的冰雕。

那么安然的陪着风雪,诉说彼此的故事,不表态、不悲欢、偶尔有由心的笑容,告慰逝去的美好,祭祀离去的岁月。

待阳光温暖,挥一挥手离开陌生或熟悉的城市,每一个脚印融入大地,从此,抹去来过得痕迹,只说一句再见。

待岁月老去,时光蹉跎,翻阅曾经的故事,那里一定有我写下的文字,你谱写的诗文,我们从来不曾相见,却读完彼此所有的文字。

坐在温暖的火塘边,讲一讲关于文字的故事。

你耕耘的文字,我开拓的荒野,那些经过的所有,不必太多牵连。

一段简单的文字,一句暖心的问候,一首同喜的歌谣,唱过青春,老去的时刻,仍旧要清唱。

作者

笔名:扎西次仁绛秋,一个土生土长的哈尼族,钟情于散文,散文诗。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