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华丽的压迫:电影《风声》

风声尚在拍摄初期时,其极尽奢靡的客厅景致已经在坊间流传开来。

其实,原著作者麦家在小说中对于最豪华一间房的描绘是这样的:紫木地板、红木家具、鍍金铜床欧式沙发、贵妃躺榻、水晶吊灯、釉面地板”,堪称简单粗暴,撼无曹公之笔。

但也正是这种大而化之的泛泛概谈,给了剧组在美工上大肆发挥的机会。

二位导演秉承“只要能找到老物件的就绝对不用现代产品”的原则,从北京一路搜刮到上海,动用总值470万元的古董家具,呈现在镜头中的,是墨绿压底云纹团花墙纸、大红天鹅绒提花贵妃榻、饰以流苏琉璃的各式灯具、鎏金彩绘骨瓷杯盘组、黃铜整铸花枝烛台、原木落地古董座钟……还有近4000本纸页泛黄、硬皮面泛起毛边的旧书填充了场景中巨大的书橱和边角柜顶,很大程度上平衡掉豪华堆砌极易流露的暴发户气质——一毕竟裘庄原主是个经营高档色情服务业的大老板。

叶锦添在周迅睡衣的设计上加入了蕾丝缎带的洛可可元素,同样也延伸到布景,体现为欧式鹅黄色荷叶边灯罩与葡萄串莨苕叶铸纹敞口器,对稍显厚重的中式内廷风格加以轻快调剂。

其实,以女眷卧室为代表的西楼“住宅区”奢靡场景只占本片全部封闭布景三分之一的篇幅,与之相对的,经由东楼”功能区”青石般硬朗与巴洛克廊柱的过渡,最终落入地下室“刑房”的阴冷。

潮湿斑驳的墙壁、陈年老灯泛着死尸般的青光,加之遍地漫不经心摆放的刑具,在先前的奢靡与此刻蚀骨酷寒的强烈对比之下,华丽的便愈加华丽,冰冷的也更加冰冷。

不过,导演在道具布景上下足死力,最初目的十分直接,一来意在与好莱坞大片美工看齐,二来以免观众沉浸在血腥刑讯场面中无以调剂,却无意中造就了这种骤转的冲击,高群书谓之“华丽的压迫”,倒也十分贴切

这种在奢靡的封闭空间玩恐怖惊悚、以华丽衬冰冷的电影其实井不鲜见,最典型当属近邻韩国作品{蔷花,红莲}。

鳖栋老房从各色墙紙到笔记本封皮全部花团锦簇,加上雕花扶手的绸缎软榻,腐朽之相的古旧衣柜配上林秀晶始终阴嗖嗖的表情,让人觉得拉开柜门掉出一只女鬼简直是必然。

{蔷花,红莲]的血腥镜头正经不少,但放入这种靡丽背景之后,让人顿生宿命之感,仿佛死亡也是可以原谅的。

风声作为一部悬疑电影,无论华丽还是血腥,程度都甚于[薔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