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大刀阔斧,棋子入局:电影《风声》

大量的历史资料、紀录片,我需要让自己沉浸在历史氛围中,去理解那些在国家有难时奋而牺牲自己的人,他们也是我改編时的精神支撑。

大刀阔斧
高群书:小说中一些尸体的传运都是比较震撼的,电影在叙事、表达层面肯定跟小说有所不同,有所改变。电影要具体表现斗争技巧、生存策暗,要更紧密,叙事逻辑更环环相扣。要引人入胜,吸引观众看他不知道的情节,这就是改编的能力。当然,不能你自己在那儿编得云山雾罩,特别陶醉,别人看了特别假,还是要跟你周围的人结合在一起。

陈国富:小说的一些东西我比较忌讳,比如前言中说这是一个杀人游戏,抗战的谍战片怎么会是杀人游戏呢?我不想让它看起来像杀人游戏有些地方是不如小说详细,有些地方我们走得比原著更远,尽量透过一点点倒叙、当下的行为举止对电影中主要人物进行交代。小说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人物真的是生旦净末丑,很脸谱化,你从他们的名字就能想象出这些人。剧本基本是按着这个方向走,改动当然也有。比如王志文,他的角色在小说里比较像丑角,但找了他就不能把他完全弄成丑角,他不擅长,不然就拧了。

棋子入局
高群书:让演员抓住气质说难挺难的,说不难也不难,我们都是中国人嘛,有些根本的东西还是没有变。我现在特别喜欢三四十年代这些人,他们的成长环境是时代的背景,我也在做反思和研究。我觉得塑造一群精神比较纯洁的人特别重要,首先导演得先把自个给纯洁了,我们赋予人物的时候才能清楚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你不能让自己心里面的污油影响了你塑造的人物。

陈国富:前期该做的工作我们都做了,不过我放弃给演员看资料。因为把同样的时代感要求交给每个演员,每个人的领悟力、时间精力都不同,会出现参差不齐,索性还是往演员的本色上靠。比如周迅,她不需要特别去琢磨怎么往时代上靠就能把角色演好,我是这么认为的。我认为写的最精彩、传神的小说是跟我们现在的生活完全一样,你只要抓住了这个,不用太在意年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