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李冰冰饰李宁玉:电影《风声》

伪军军机处译电科科长

李宁玉,密室中一朵幽然绽放的兰花,清秀淡然、冷静持重。宾夕法尼亚大学天体物理系出身,让她拥有过人才华而倨傲自处。不推崇计谋,试图远离纷争,却无力摆脱宿命。她没有顾晓梦外放,却也照样醉酒失态大闹宴会;她没有吴志国铁血冷硬,却也依然在武田拨衣见体的侮辱下存活。她看中的感情也于这场战争中风雨飘摇,独善其身是这个囚禁肉体的密室里最奢侈的幻想

有过顾虑
风声这个人物在你之前也游里找不到一个可以本照的你当时看剧本叶,有没有一丝的怀疑?觉得可能不好?
李冰冰:绝对有,你别说一丝了,我给你一把。这个顺虑就是说,我怎么演啊?我常常问自己。开拍的那天我还在想,演的那场我还在想,我一直都在想。我觉得这个是正常的,导演也觉得这个是正常的。我记得第一轮发布会的时候呢,同组的演员被问到这个问题:你想好了要怎么演吗?你知道要怎么演吗?他的回答是,还在找我觉得大家都是这样子。都是在找,就像你跟一个人谈恋爱一样,你对他喜欢,一见钟情,你了解他吗?不了解。这是一份感觉。你了解他的过程有时比你们最终的结局更好玩。我觉得我也是在演的过程中,离这个人越来越近。慢慢跟她融合得更加紧密。整个过程你觉得对她充满了好奇。任何一个人都会面临这样一个,你说挑战也好,你说新的尝试也罢,我觉得我心里很有这个准备,即使是一个失败的尝试也无悔,你总是要考验自己的嘛

这心态拍戏,收就该会比想象的大
口李冰冰:我觉得只要起来了,就无所谓了。人这一生太多的事情预见不到,你走走路还能拐一下呢,这难道也算是打击吗?我觉得不是。拍了这个戏之后,我有一天豁然开朗,很多东西就顿悟了。那天,国富说了一句很真心的话,他说,看完这个戏,我觉得冰冰没有让我失望,她给出了我们想要的东西。因为他和老高之前都挺担心这个角色的,因为太难演了,没有支点。你知道吗?其他所有的角色都有他的支点。而这个角色是很难有支点的。

有过碰撞
你把剧本看光之后,对字这个人是不是了解了
李冰冰;我觉得不能这样说。我对她有不理解的地方,就跟导演提出很多质疑,她为什么要这样?我觉得她不应该这样。导演可能有他的想法,说你就应该这样或怎么样,我们一来二去来回的这种碰撞,就是一个帮我塑造的过程

高群书导异戏的式,眼别的导有没有不一样
李冰冰:其实我觉得都挺常规的,但我觉得他这个人伸缩性很大。他也有坚持,只要他觉得他坚持了,他就不打算改了。那我们会交流为什么会这样,有时候可能我会坚持我的,于是我们就拍两个版本,都看一下,其实两个人的意见不会相悖到很远。我觉得戏这个东西,就像世上的很多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将来你把整个片子剪完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样会更好一些,那樺会更好一些。但当时在现场,有太多东西需要去想了。可能很难去拿捏得特别准。

有过换位
那你现在完后能里解她鸭?是她对信仰的坚特
李冰冰:我觉得我可以理解。因为那个年代背负的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一个摧残,还有精神心灵上的,包括民族尊严方面,都让每一个人内心热血奔腾。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信念,甚至使命。当你肩负起这份使命和信念的时候,你就可能抵御更多外界赋予的东西。当你生活在个正常的情况下,比如现在,让你受这份折磨的话,可能你就……有事就直说吧,别折磨我了(笑)。但那是个特殊的年代,“特殊”是太短的两个字,那要面临的问题太多了,衣食,可能温饱都解决不了。家国仇恨,太多了。

你要是被栽赃的话,是用一种激的反抗的方式呢延是止事实去说话,全寞时间呢?
口李冰冰:在这个戏里面,有口难辩。你即便辩驳了,对于对手来讲也是存在着怀疑。其实我觉得现实生活中也是这个样子,还不如用事实来说话呢。特别是做演员,有的时候被八卦了,我都是喜欢采取一种低调的方式吧,淸者自清。可能有的时候没有机会让你看到事实的真相,就像在这个戏里面,很多人可能等不到看到事实的真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