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变现

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生活,知道我写作的朋友免不了会这样问我:“写多久了?”我说:“两年多了。”“那发表了几篇?拿了多少稿费?”我总是汗颜的说:“不好意思,还没有开胡。”

在别人心里,这写作就像打牌,多少应该有那么一点点运气的成分。言下之意,你写了那么久,花了那么多精力和时间,不发表几篇文章说不过去呀!要不如何体现你写作的价值。

写作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我也经常问自己。为了生活有意义,为了充实,为了制造影响力,为了认识更多的朋友,为了…….可如果不谈钱,如果不能把那些的文章变现,和别人谈情怀,多少有点浅薄。

今天看到一篇缅怀林清玄的文章,才知道林清玄已经辞世,他来的时候简简单单,走的时候清清爽爽,亦如他的名字一样。三十岁的时候,已经功成名就。可他选择辞掉所有工作,闭关清修三年。那时的他,写出的书摞起来,已经和他一般高了。

林清玄出了那么多的书,早已应该实现财务自由,名人么,自然有那个资格,辞去所有职务,潜心静修。可要让一个还在为基本生活疲于奔命的写作者,也抛开尘世,一身轻松的参禅悟道,自然滑稽可笑。

林清玄的淡泊名利,是因为先有名利,才对名利不屑一顾。而大部分人一直在逐名追利中,就像我们这些还没有“开胡”的写作者。你只有把文章变现,才能说明你活的有价值,生命才有意义,才能制造或多或少的影响力。

变现就像一道不得不过却又艰险无比的坎,你说不是为了钱,但也只有钱能说明一切问题。

加入写作群,我和很多人一样,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让文章变现?当初笑来老师那句:“虽然写东西这事儿并非普通人能做,可如果你做了,不就不普通了吗?”不知道激励了多少人。

笑来老师说的如此轻松,我们做起来却困难重重。一旦有什么人,不小心打翻了一盆冷水,溅到自己,我们也一定以为那冷水是泼向自己。每一个文艺青年的胸腔都装着一个无比脆弱的灵魂,敏感、多疑,怕受到伤害。

甚至现在再有人好奇的问我:“你都写了700多天啦?”我吓的竟然不知如何接话。有时,我不得不怀疑,写作这事儿是不是也得靠点运气?

而现实生活中,我们看到的,都是成功的例子,那些写书的人,开专栏的人,为什么会那么容易就拥有很多付费读者,能把自己的知识变现?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没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成功,而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一刻,他们才凑巧成功。

不仅优秀是一种习惯,就连成功,有时也是一种习惯。成功一次的人,再次成功就变的异常简单。临门这一脚,看似简单,要想做到,比登天都难。

以前觉得写作是一件牛逼轰轰的事儿,我想绝大多数写作者都有这样的思维:

我很厉害,所以我能写作;

我写出来的东西更厉害;

不管有没有用,别人都应该尊重我;

万般皆下品唯有写书高。

但写了这么久,没有变现是事实。别人都是不看经过看结果,虽然人最大的动力来自于内心,但内心免不了被名利搅乱。变现越来越成了一个无法逃避的话题,但又不是你加把油,就能到达山头。

今天看林清玄的文章,知道他17岁,就开始写作,陆续发表作品,到三十岁成名,也至少写了二十多年,文中有这么一段话,似乎在落寞之余,让我找到了继续下去的理由。

我知道,要实现自己的理想,一定要比别人勤奋。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规定自己每天写五百字,不管吹风下雨,心情好坏;到了中学,每天写一千字的文章;到了大学,每天写两千字的文章;大学毕业以后,每天写三千字的文章。到现在已经四十岁了,我每天还写三千字的文章。

这样看来,每个人的成功,或者说每个人所缔造的神话,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的曲折和不易。旁人看他们风光无限,头顶上带着光环,可那些影响或者名利,都是是数十年如一日,辛勤浇灌的结果。

罗振宇的“罗胖60秒”,6年前就开播,那时并没有多少读者,也没有收费。可今天打开“得到”,活跃用户数两千多万,直接付费订阅用户数达到二百多万。而他的“罗胖60秒”已经超过2200多天。而三年前,他就开始在网上公开售卖二十年后的跨年演讲门票。

这又是一个成功励志的故事,我们无法模仿这些名人,只是想了解他们的过去,或者他们普通时,如何生活学习。他们当初也是普通人,也曾遇到过这样或者那样的艰难和尴尬。

当别人问刘润:你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逆袭为成功人士的?他说出的故事朴素的让人难以置信。

其实,我现在也依然是个普通人。上大学时,家里贷款买了一套房子,60平米。当时我兼职,今天为家里添几块瓷砖,明天换一盏吊灯。同学羡慕我的演讲能力,其实是职业一刀刀雕刻出来的。大学辩论大赛,面对台下众人目光的炙烤,整场辩论,我一句都没抢上,那种比死还难受的感觉,至今历历在目。一切,不过是刻意练习的结果。

变现重要吗?重要,但变现背后必然要有超乎寻常的忍耐,坚持,自律和刻意练习。我们总是能看到成功者鲜为人知的成功,却看不不到他们成功以前所付出的时间成本。

大部分人一直都在第一种商业模式中徘徊,甚至一生都在第一种商业模式中徘徊。把自己的时间整块的批发出去,签个三年五年的合同,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时间变现了吗?变现了,却把时间贱卖了,所以生活过的无比艰难。

写文章,就等于零售自己的时间。不要说卖个好价钱,就是卖出去,也求之不得。因为对于大部分写作者来说,如果文章没有变现,那价值几乎就等于零。所以刘润说:

一个人想要创造巨大的财富,你必须要懂得利用杠杆。

其实我们所有的刻意练习,只不过是为了打造一根可以撬动价值的杠杆。大部分人的杠杆还没有做完,或者还是半成品,却眼睛瞅着别人到手的东西。想要自己配不上的东西,或者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是贪婪。

当一个人把钱作为目标的时候,就越是得不到钱。因为思维上的短视,会让你做出错误的选择,进而行动也会失去原来的专注。钱是结果,但一定不是目标。那目标是什么?目标是你要有真正能拿出手的作品。这样看来,渴求变现,就成了急功近利的短视。

水到渠成只能是一种心理上的期望,想想就能得到极大的满足。但要想真正把事做成,得先把渠修成,才能把机会堵住。即使想要变现,也不能心里只想着钱,还应该想想别的,比如得需要哪些工具,或者具备哪些能力,然后想着怎么把活做好。

原创: 高原麦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