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孤城丨“今年春节,你留下吗?”

《伤城》|文:彬

「这是个不好也不坏的年代」

/01/

春节总是在期待与抗拒中悄然到来,这个城永远分不清秋冬与春的区别,寒冷不算凌冽,温暖不算安分。

偶然还会有几天夏天的任性,所以在这个冬春交替的季节里总是不经意也未有任何准备。

我记得还很小的时候春节是很期待的节日,因为代表着长大,心里总是期望能一夜醒来就可以像大人一样没有任何束缚。

那个时候总觉得大人就是想干嘛就干嘛,受管的永远好像只有小孩,越是期待时间越是漫长。

那个时候一年的春节就好像一个世纪,漫长的渺无边际。

时间漫漫日子很长,不知不觉的长大了,也不知不觉的觉得日子越来越短。

春节总是在那个一眨眼那个一瞬间,明明去年春节刚过,怎么今年的春节就要来临,人生好像走马观花。

小时候以为自由自在的成年人,怎么越来越像靠拢里面的困兽,四处碰壁却又无可奈何。至此才知道失去的是什么,得到的又是什么。

在这个城里我们一起生活着,用身体充斥着这个城市每个角落,每一天的生活会丢弃很多垃圾。

清晨里总会有人去打扫着,努力维护着认为的原来的样子,可是不管如何打扫,每天却还得重复。

那些有人丢弃的梦想与理想,却一直堆积着,酝酿发酵,直至城市上空一片灰朦,有时会有风吹得四处飘荡。

有时会满溢到有人走过的荒野,再清纯的人走进那座城,也会慢慢的沾染着那些不曾看见却真是存在的灰。

/02/

城市里有很多故事,但故事永远那么琐碎,却又那么容易让人忘记,我尝试过用日记来记录。

也曾常识用小说来铭刻,那些远去的人总是犹如流水,你感受此刻冰凉,却不是上一缕寒冷,眼睛里满满江水,也阻止不了远去的流逝。

这是个不好也不坏的年代,人那么也就是不好也不坏,在各种思想与文化碰撞下生存,渐渐地我们无所适从。

随波逐流自然也就成了我们唯一的生活习惯。我记得有一句话,如果你选择了哭泣,那么千万别介意眼泪。

如果你莫名的欢笑,就别介意荡漾在你脸上的皱纹。城与城之间生活着的人,总是忍不住抬头观看那个城市里面的欢欣。

我就喜欢回身看着自己这个城市的泪水。

所以总是努力的挣脱此处投入彼处,所以我们会叫那个彼处叫远方,所以远方也叫没完没了,远方也就无边无际。

那些满身灰尘走出来的人,散布在荒野,在早已经荒废的田间,一汪清水,一片稻田,居然可以成为疗伤的乐土。

原来小时满山游荡,无所事事的日子居然今天变成奢望。有一种人叫驴友。

不过是想像孩子那样在野外撒个野,转身也就乖乖的回到城里继续下次守候。

那些曾经以为的自由自在,原来更多的还是对于这个时代的无奈。

春节就在几天之后,城市看似悠闲却繁忙奔波依旧,心里总是期待明年会比今年好,快乐却永远好像是期待幸福也在期待。

人总说往前看,那些欲望总是会蒙蔽曾经的拥有,身后丢弃满地的理想与梦想,往往包裹着属于每个人的快乐与幸福。

如果新年之后会有一场雨水,那么我希望它可以洗刷满城的伤,可以涤荡那些尘埃,可以清洗那些浮躁,感受一缕透明的阳光。

作者

笔名:彬,爱好,音乐,美术以及露营户外,写作对于我来说其实就是生活态度。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