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学会了告别,却低估了想念

《别而不告是谓遗憾》|文:顾言良

「心情如天气一般,沉甸甸的灰」

/01/

十丈软红皆如水,渺渺凡尘涌回忆。

折一枝寒山素梅,撷回忆几缕,沏一盏前尘往事。

是谁站在回忆入口,远眺着旧时风光,说一段告别哀婉事。

且待我为你燃一株线香,让这思绪随烟袅袅氤氲而开。

浅绿色的香托底盘,好似那旧日故人穿的浅绿色长裙。

她,修身玉立,站在初春的草长莺飞处。

浅绿色的长裙与初春正生长的春草一般,皆是绿得清新脱俗,皆是绿得娇俏可人。

她是相识十三年的好友,是陪着你度过春花秋月,赏过夏荷冬雪的好友。

你站在回忆入口,一眼望见了她。

一如从前,她浅笑而立,向你伸出了双手。

你终是忍不住,踏入回忆深处,投入了她的怀抱。

是冬天里的一个午后,没有飘着绵绵的白雪,亦是没有笼着和煦的阳光。

那是一个阴天。

心情如天气一般,沉甸甸的灰。

她曾经对你的笑容不再。

站在告别的车站,你亦是无声落寞的令人心疼。

等候在外的大巴开始鸣笛,催促着乘客们赶紧上车。她拎起行李,也没有回神看你。

她知道的,若是她转头看你,你必然会更加不舍,只好硬起心肠管自己一路向前。

你还是没忍住,走上前,抱住了她。

/02/

她的后背依旧是那般熟悉。多少夜里,你们曾抵背而睡。

她的背一如既往的瘦削,令人心疼地想要怜惜。如今却是直挺挺的瘦削的硌人,硌的心里发慌发疼。

慌得是山长水阔至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疼的是短短几日她又瘦减了许多。

她还是没有转过身来,只是轻轻解开了环在她胸前的那双手。

随后,拉着行李,潇洒地消失在了你的视野里。

你还没来得及说,没来得及说出那些想要说的话。

“晚晚,你可知孤独何解?”

并无人作答,只有喧喧闹闹的过路人的声音。

虽身处喧闹却心寂如雪埋。

“晚晚,身满宾客之地入眼却满是陌路便是孤独。”

你看着大巴渐行渐远,自言自语着。

“晚晚,你可知告别何解?”

还是无人回答,只有周遭的喧闹轻笑着你。

“知交离别,告之以惜,诉之衷肠。你给了我一个别,却缺了一个告。”

你落寞地看着远方,看着阴沉沉的天,看着那丝毫寻不见温暖日光的苍穹,独自牵强地咧了咧嘴角,算是笑了。

饮尽这一杯前尘旧梦,敬这一段有着缺口的回忆。

细细观赏着这一枝寒山素梅,洁白如玉,一如那人修身玉立。

纵使遗憾,也将曾经温柔折叠,藏在心里。

告别,告别,请你勿要别而不告。

作者

笔名:顾言良,一个热爱文学的青年,热爱看书,写事,希望用笔记录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