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我在人间彷徨,寻不到你的天堂

《已寻不到》|文:清风

「走过茶禅,历过修身」

/01/

深夜故事,需要灵魂极度的深邃静缕。就像两个相似的爱情,在两个相似的灵魂之间,往往是容易产生共鸣,更容易擦出对爱的火花!

灵魂与灵魂之间的相认;意识和心灵上的同频共振;也就越发能对思维产生一种振动波,与一种反物质的意识,心灵上也会有同频的频率。

所以,有科研人员,就曾做出过结论与报表的总结:“但凡令人开心,或快乐、自由、与幸福的事物。

不论是图片、还是文字,声音、或是人物、雕塑,与科学理论、学说、教义、法规等等”。

都是因为我们的意识与潜意识之间,还有心灵上与其同频共振的结果。

但凡让人难受,或者是不舒服的一些物件,都是因为我们的意识和心灵,无法与其同频共振所造成的。

人生因被赋予丰富多彩,而不只是为生活一味的单一。

无论是奢华的有内涵,还是索然无味的情愫、不管是心生艳丽,还是爱目慈悲、碌碌无为,亦或是浑浑噩噩。

我们也都因相信韶华,去坚信生命中那些,美好而又如初的愿望是终究不会辜负。

那些砥砺前行在、人生路上所有的荆棘大道或极简从心的,易与不易。

/02/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也。

言必行,行必果;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故: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孔子。

惜了已寻不到,这世间可比拟你人生,最为悲惨的字幕与故事。除了你很好,就是很坚强。

从懵懂时的无知,到无知时的年少。

从年少时的青春,在到青春时的励志,就这样胆战心惊,兢兢业业,提心吊胆跌跌撞撞的一路,无法言语的无知也无觉。

走过茶禅,历过修身。悟空置身,看遍世间所有的风景,与盾循天道、人道、业道、以及,人情至善与至美,万物至柔与至诚。

不曾想,这颗心,就像一盏即将燃尽枯萎的油灯,还是一点一滴的在耗尽我们。

曾照耀心中、那一片有过充斥梦想的神奇土地,风烛残年般的在啃食。

记忆其实也是很深远很深远的,更无法诠释其心中,有过修远兮之,能及或无不及。

只道是路遥遥,时漫漫,茫茫的我们,又该怎么过。是有缘还是无分?

是两情还是若是长久时?待等到落寂,却仍旧只剩你孤零零的一个人。

在这深夜故事里,所剩吞噬的残存。

/03/

“如果说大海也是一本书,那你又是否愿,陪我一起数遍每一朵浪花呢?要是时间也是一本书,你又还会不会与我分秒相聚,章章不离”?

夜深使人昭昭,也怀念啊,我们的青春啊!留下的脚印已拼成一幅画,失去了最珍爱的曾经,得到这绵延几千里的痛。

往后的回忆时酸时楚,虽时常在深夜回忆那些有过快乐的过程,不也正是因为,也曾留下过我们可贵的友情与朋友?却也只剩下回忆了。

我们的青春,从高调开始,还是以悲伤落幕。

我想让时间能再慢几分,正如此时的夜已深,人已静,黑白昼夜又是否分与否?可那一句再见,又有多少的放不下?

就像你已习惯了的,舍不得失去她,可是她偏偏就会,渐渐离你越发越远,直到永远的忘记她。

那些留在了你心中将长存的伤痕,也同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被新伤复旧伤,盖不及,也修不好。

唯一的办法,也就剩下你,对这自我的赎救,拿出你最为勇敢的一种武器了。

作者

笔名:清风,原名:邓宇宣。出生于1990年,湖南益阳人。崇尚道教,佛教,还有儒家学。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