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静听高山流水,细品人间烟火

《百花深处》|文:傅小忍

「来时有路,去时有灯」

/01/

青年路的最深处,有一个水吧,我是无意间发现它的。

水吧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微胖,长年穿一身黑色的运动装,带一副黑色厚重的粗框眼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笨拙。

唯独一头齐耳的长发被他扎了个尾辫,倒是有了几分艺术家的气质。

我发现这家水吧,便是在一个只身游荡的黑夜。时间太晚,各路小店都关门歇业。

彼时的我正经历着一次突发的变故,心情失落到谷底,整个人丧到不行。

越走越深后,我猛然发现了这家水吧。墙上的招牌灯闪着微弱的低调的光,“百花深处”,我笑了笑。

正值冬季,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都使劲裹紧身上的厚衣,但匆忙的脚步仍然诉说着低气温的胜利。

我被这四个字吸引,甚至觉得在这样的季节,“百花深处”给了我与众不同的温暖和惬意。

搓了搓手推门进去,水吧里暖气给的很足。我的眼镜一下就结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以至于老板主动给我搭话时,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这陌生的环境,更不会想到,“百花深处”会成为我那几年生活里最美好的一道风景。

那时室内加上老板只有五个人,我是第六个。看了眼手机,刚过十二点。

老板笑着:“你是我们小店今天的第一个客人,所有饮品半价。

另外,欢迎你加入百花深处。我放眼望去,其余几人都给我投以欢迎的目光。

我点点头,点了杯奶茶,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百花深处”就是暖的代名词。所有的灯光是暖色的,桌椅饰品的颜色也是暖融融的那种。

除了老板的一身黑色运动服,仿佛这个店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你感到温暖。

/02/

我迷恋上“百花深处”的原因,是因为自我落座起,没有一个人会来打扰。

一切都是轻轻地,轻轻地挪动桌椅,轻轻地拿物什,轻轻地呼吸…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放松与安宁。

将近五点的时候,老板突然在店里放起了轻音乐,我抬起头,发现店里已经由我入门的六人变成了十人。

他们听到音乐都站了起来,我慌忙也模仿此举。

老板拍了拍手:“大家已经安静了这么久了,该动起来说起来了。”后来再去几次我才明白,这是“百花深处”的必经流程和惯例。

如果你不这么做,那你就不属于“百花深处”。

我们做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热乎乎的粥装到有莲花图案的青瓷碗里。一碗、两碗、三碗…

疑惑的不只我一个,大家也只是忙碌着,并无二话。

直到五点三十分,夜已经慢悠悠的过去,但天还是黑着,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进来。

我知道所有的行为一定是有最终的目的,所以当他们进来的时候我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而只是产生了些许的感动。

一个个年逾花甲的叔叔阿姨们,穿着这个城市最常见的橙色工作服。透过玻璃门,我看到他们把打扫工具依次有序的摆放在墙角。

这些粥,是准备给清洁工人的。而这些粥,只是我们这些足够“闲”的人,共同努力的产物。

/03/

有些清洁工人甚至不认字,他们不晓得“百花深处”的重量,只知道这是一处在寒冬的早晨免费给予他们温暖的地方。

原来这才是“百花深处”的意义。

一个又一个受伤的灵魂,深夜在这里得到安宁。一颗又一颗被抚慰的心灵,在这里解读微小的善意。

最后一位清洁阿姨走时,大家不置一词,相视而笑,然后收拾东西,各自离开。

临走时,我才发现褐色的墙上,有一块不大的黑板,上面用粉笔写着:也许你是第一次来,也许也是最后一次。

但我相信这个世界有千千万万个类似的你,不问原由,不遗余力。在所有难捱的深夜,祝你请寻回自己。

然后和这些有趣的人,做些温暖的事情。

我至今不知道老板的姓名,就像我不知道所有在“百花深处”遇到过的人的姓名。

可这没什么,因为昨天、今天和明天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啊。因为这是独属于“百花深处”的深夜啊。

用如此微末的力量,不为感动别人,只为温暖自己。

来时有路,去时有灯。百花深处,有你真好。

作者

笔名:傅小忍,山东德州人,在校大学生,短文学网签约作者。爱好写作,尤其喜写散文。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