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春雪霏霏妆玉树,深情脉脉暖绿城

《春雪》|文:长河落日圆

「百花争艳、蝶舞蜂飞」

/01/

回老家过年,早上起来,天色还没有完全放亮。打开房门,竟看见一片银白的世界。

啊,下雪了。盼望了一个冬天的雪,一直羞羞答答地,没有美美地下过一场。

竟然在立春之后的春节期间不期而至,令人惊喜之余,叹息她来的太晚了一些。

拿起扫帚,扫开一条道路。这时雪花还在飘着,用手接一朵雪花,还没来得及看清她精致的结构,就匆匆消失,只在手心留下一点湿润。

春雪像一位羞涩的少女,单纯美丽可爱,她一袭白衣,轻盈华美,从隆冬而来,携翩翩舞姿。

在春天,寻找她粉妆玉砌、晶莹剔透的迷人旧梦。

在刚刚过去属于她的季节里,她飘扬在天空,会有人仰望,她轻挂在枝头,会有人凝视,她覆盖山川大地,会引人惊叹。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五颜六色都不及她一身的如玉洁白。

想起那个喜欢雪的英俊少年,曾在雪地上,踩着雪花的身体追逐嬉闹,打雪仗。

把雪花和她的姐妹们一起,堆成雪人,并悉心给雪人妆扮,画眉,还把一束塑料玫瑰花,插在雪人的手上。

那火红的玫瑰映透了雪人的脸庞,仿佛少女羞涩的红晕泛起。那时的雪花表面上依然冰冷如初,灵魂深处却有了融化的冲动。

玩累了,英俊少年潇洒而去,寒风让雪花冷静下来,她明白她只拥有一个季节的动人美丽,无法追随她的心爱一生一世。

唯有冰冷才可保持她的美姿娇容。在严寒的季节里,经不住温情的骚动,只能消融成污水,再凝成坚硬如石的寒冰。

/02/

鞭炮齐鸣,烟花横飞,春的大军对寒冬发起总攻。

一时之间冰雪消融,等不到那个喜欢雪的英俊少年,雪花终于坚持不住自己冷漠的表情,化作滴滴晶莹泪珠。

时过境迁,冬去也,春已至。各种奇花异草纷纷登场,争奇斗艳。一时之间百花争艳、蝶舞蜂飞。

再也不像冬天的时候,唯有雪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精灵。

难舍冬日旧梦,趁着春寒料峭,追随一股寒流,雪花飘来不属于自己的季节,曾经任她停落的枝头,或含苞待放,或嫩绿初绽。

已没有雪花的位置,春雪只能在给春色稍作点缀后倏然作泪。

曾经任她铺排张扬的河流山川,早已春心荡漾躁动,再也容不下她的足迹。

昔日英俊少年在百花竞放的浪漫春日,笑逐颜开,早已把冬日雪地里的温馨往事抛却脑后。

等不及天色完全放亮,已无雪花飘落,地上的积雪经不起大地的温存,变得嫩滑湿润,也许过不了一天就会彻底融化,渗入泥土。

春雪是春天的不速之客,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如同走错门的客人。

雪花终于放下难舍的牵挂,以相思泪流滋润万物生长。

在季节深处隐身,在漫长的守望中去等候,等候属于她自己的季节——下一个寒冬的降临。

作者

笔名:长河落日圆,男,陕西乾县人。爱好阳光、空气和水,愿与您一起徜徉在温暖的文字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Close search
Search